Feeds:
Posts
Comments

    公映时没去凑那个热闹,因为众说纷纭。今天看了,虽然想法很多,但网上一堆脑残说得太多,说多了反而没劲,就一句话:

    视角值得嘉许,手法仍需努力。

Advertisements

速度与激情

     F1,08最后一站,从悲到喜,由喜到悲,不过数秒,只能用周星驰的一句台词来形容——“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太刺激了”。
 
     马萨,你是我心中真正的冠军!
     格洛克,你个怂包!
     维特尔,你是真的汉子!

杂感

     嗯,已然很久不博了,没状态。
 
     不过最近“大事儿”还挺多啊,像“神七”啊、“三鹿”啊在我这儿都不算啥大事儿。我来说说这么几件:
 
     阎崇年被扇耳光了。一个小伙子扇老头,你们又没有世仇,即便有仇也可以有别的处理方式,即便你打了老阎你也出不了名,也没人听你说什么,何必?
     百家讲坛,我开始只听阎崇年的,是因为我觉得这老人准备的挺充分,说起来也不像易中天那么哗众取宠。但后来我对他讲得有些东西持保留意见,慢慢也就不听了(本身就不太听“百家”,时间也赶不上)。随着他名头越来越大,其言论也广为传播,招来骂名和责问,当属他意料之中,这也是国情。有些人激烈抨击,有些人高唱赞歌,这不,刚就看到一个维护者的帖子,本来想揪到这里批一顿,但想想算了,还不够自己费劲的。我只想说,研究历史,有两个角度,一个是站在今天的角度看历史,一个是站在当时的角度看历史,结合着去研究,才是唯物史观。不过,不论站在哪一种角度,起码的历史知识都是应当具备的,有很多人说出来所谓“史实”都幼稚可笑,更别提如何看待历史了。我们的历史课教育问题太大了,整个就是一个编年体史纲,实际上啥也没讲到——问题扯远了。
 
     赵忠祥出诗了。有人跑出来说他的格律有问题,于是他的拥趸跳出来说是吹毛求疵,还有人说“你批评我们家老赵,那你写两句啊”。他们不知道,“批评家”或“评论家”本身是可以不写什么东西的,只要批评就好了。我们平时有这么一种现象,假设A和B看比赛,A抱怨说:“瞧这运动员咋跑得这么慢!”,B不乐意了:“有本事你去跑啊!”。难道A连抱怨一下的权利都没有了么?有!A的问题只不过在于他只看重成绩,忽视了这些运动员为比赛而长时间的努力付出。如果B的反驳改为“跑得再慢人家也努力训练奋勇拼搏了”,那境界就不一样了。又跑题了,实际我是想说,给诗挑刺——合理,给名人(诸如赵忠祥)的诗挑刺——尤其合理!作为老赵的粉丝,你们在维护老赵的时候,也适当采取一些高境界的维护手段或表述方式。
     格律本身,到不见得是个很紧要的事情。诗、文,只要能传情达意就好,更看重的是意境。不过,正如撰文之人需了解文体一样,诗作者也应该了解格律。不按格律也能写出好诗,但好的意境再配合恰当的格律,岂不完美?有人说不必这么认真,我却觉得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认真。我承认我时常钻牛角尖,不过我竟然认为格律这东西丢了也就丢了——谁让这个时代就这么粗糙呢,但有人敝帚自珍我是很高兴的。
     赵忠祥,饶颖的事情可能刚刚被一部分人淡忘,就出来招摇了,瞧瞧他的《神七赞》,那意境就够恶心了,不提格律也罢。
 
     武汉光谷退出中超了。其实我多年不关注国足了,但现在似乎格外的乱,我倒想看看足协咋搞。不过若干天过去了,好像也就那样。“新闻1+1”上白岩松那个矫情,好像已经对国足看淡而超然于物外似的,但一脸坏笑半天说不出一句正经话来,还不如大眼儿李承鹏还出个联赛企业化的“建设性”意见。白岩松,让你来说国足是看得起你,想说的人排队排老长了~
     要我说,别搞啥市场化了,退回到原来的专制体制好了——因为,一方面现在就是半专制半市场,甚至说是伪市场——球员转会要“挂牌”“摘牌”,你以为是皇帝翻牌子那?!二来,专制体制其实挺好的,像以前,每省一个队,球员就拿那么点儿工资,上场却很卖命。本来嘛,给他们那么多钱,钱多人自然爱耍大牌,自然爱生事儿。排球、篮球、乒乓球似乎都市场化了,其实不然,你发现没有,一到重大赛事前,基本上就没联赛了,重点都是国家队集训,联赛就成了新人的舞台。既然别的运动都这样,足球何必一马当先呢?足球其实也有过联赛为国足让路,搞得联赛别别扭扭的经历,有人说这样损害联赛是伤害根基,我说这根基已经拦到无以伤害的地步了,无论是足协还是国人,都更看重国家队成绩,联赛或有或无其实没太大关系,反正市场化的你们管不好,不如回归到你们最拿手的专制体制算了。我这么说似乎是历史的倒退,也许吧。

     之所以是“外一篇”,是因为此文原不在我的计划之内。说《熊猫》的人太多了,我只想静静的对影片制作本身进行评析——我在网上还没见到有人这么做,或者,没准做了却被湮没了。
     就是因为说得人太多,但焦点却无非集中在赞与斥,赞的人只是说“好”,好在哪儿?说不清楚。斥的人说是“好莱坞内核+中国符号”,不足取。

     莫非是我已经被好莱坞同化了?我怎么感觉不出什么好莱坞内核?本身这个提法就有问题,好莱坞也有纪录片、也有文艺片,商业片还分A级片、B级片(不是A片哈,所谓A级片是高成本片,B级片都是小制作),所以顶多能叫做“好莱坞商业片内核”。那这个“内核”到底是啥呢?无知的我去google了一下,发现有这么几种解释:

     1、“高投入、大制作,高收益。”
     这种解释有两个层面上的错误。首先,“高收益”是不可控的,或者说它只是前两个特点的一种可能结果,不能作为充分条件(显然也不是必要条件)。其次,如上文所说,B级片就不是高投入大制作(但有时却是高收益);另外,八一厂九十年代拍的《大决战》系列,算是高投入吧,你说它好莱坞么?因此,这个论调显而易见很肤浅。

     2、“攫取最大限度的利润。”
     用“攫取”这个词,思想可能还停留在马克思“剩余价值”原始理论体系里。这里说一个题外话:我初中毕业的夏天,在我六舅爷家里翻看《政治经济学词典》,翻着翻着,翻出了我的“共产主义信仰”的萌芽——可以说,我在此之前,入队入团都不明所以,直到那时才觉得马克思主义是“硬道理”,也是我首次主动接受一种哲学思想。但没过几年,这个萌芽就凋敝了,因为发现马克思主义本身已不完全适用于当今的国际形式,而共产党在此基础之上发展出的哲学(勉强称其为哲学吧),则漏洞百出,不能让人信服。扯了这么远,实际是想说,现在就别用“攫取”这个词了,谋求利润最大化是很正常的事——当然,前提是用合理的手段。又能取得利润,又能宣扬人家国家的价值观,这样的好事人家为什么不做?这恰恰是我们的电影人做不好的事情。
     因此,这一点也不能称为“好莱坞内核”,而且不应该以贬低的视角来看待,因为,如果纯粹公益的做电影,我们未必能强过好莱坞,而做纯粹的商业电影,我们依然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就不要“阿Q”了。

     3、“从创作思维上讲就是影片创作者在创作开始时,先自己给影片提出的问题提供一个结论——比如“做了坏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这个结论必然是在某种价值观体系下的(在美国就是中产阶级价值观),然后在进入具体创作时处处想着这么一个问题:“如果观众看到我这么拍会怎么理解?”从而在影片过程中调动所有可能的视听手段来强化上面提到的那个结论。”
     如果这种做法是“好莱坞内核”,那咱们国家的电影也都是“好莱坞内核”了,因为咱们相当长一段时期,乃至到现在,大多数影片,都是选取价值观体系中的一个结论作为全片核心,围绕着核心做文章。我们回忆一下《董存瑞》、《闪闪的红星》这些电影,其结论明显是事先定好调子的,而且死活都绕着这些调子来回转。因此,上述这个特点并没有恰当地概括“好莱坞内核”的本质。然而这个说法里有个精要之处——“美国就是中产阶级价值观”。没错,好莱坞电影的主流思想就是基于中产阶级价值观,这是好莱坞的“精神内核”!
     但这个精神内核并不是“高大全”的,至少展现起来不是用那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美国人知道做一大锅烩菜会让人品不出味儿来,所以很多影片都是单点或不太多的几个点切入。

     那好莱坞的“物质内核”又是什么呢?有人说是“正反打镜头”,这个名词有些专业,实际上,它代表的是好莱坞商业电影工业化的运作模式——从构思、创作到推广,乃至周边产业的跟进,都是一整套成熟快速的体系。因为它成形、快速,有人就说它没技术含量、没文化内涵,是快餐。我在想,十年磨一剑,也许这剑真的很锋利,但我用一个月铸成“倚天剑”,咔嚓一下就让你的十年剑over了。你能说我的“倚天剑”没技术含量么?而且我还能批量生产“倚天剑”,你能说我的“倚天剑”没有蕴含智慧么?

     道理越辨越明,现在我逐渐清楚了所谓的好莱坞内核是个嘛——以模式化的套路,宣扬美国的核心价值观——总结出来居然这么简短?!
     在没有看到更让我认同的结论之前,我权且就这么认为吧。那么,在这个定义下,好莱坞内核足不足取呢?我觉得,其商业运作模式,值得每一个电影群体学习;至于其宣扬的价值观,你认不认同,那是你的权利,但好莱坞没有义务为你本土的价值观做颂歌。再说,人家也没把你强拽进电影院按着你的脖子看,如果你看完电影没有骂娘,说明你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认同了人家的某些价值观。

     那些轻蔑的将《熊猫》称为“好莱坞内核+中国符号”的人,实在有些小人之心。他们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想告诉大家,“别傻乐啦,好莱坞加入中国元素只不过想赚中国人的钱,不是替你们宣传中国文化”,我觉得这种论调是藐视国人的智商,有几个人会认为人家是在宣传我们?或者认为人家仰慕我们?
     那些将“好莱坞价值观”,或者说“美国价值观”视为文化侵略的人,虽说惊惶的有些可笑,却侧面反映出一个问题——我们国家,三千年来(再早了我不敢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与在自己之前的文化有如此大的割裂!革命,需要破旧立新,这也比较无奈,但将精华和糟粕一并给破了,那再立可就难了。我这句话说得有些生涩,说得直白一些——自“五四”以来,我们要让人们普遍痛恨旧社会,并快速接受马列主义这样的哲学,最快捷的做法是什么?就是将原先的文化一棒子打死,都扣上“封建”的帽子。于是,世界是清净了,但不封建的,也封建了。而且,我们都有体会,坏的东西比好的东西更易学,也更容易抬头。于是,我们古代文化里,糟粕的部分,现在复苏的很多;精华的部分,步调就要慢多了。以至于,我们从小就口口声声“中华五千年悠久的历史文明”,但问我们都有哪些文明,我们又能说出多少?
     回顾历史,“中华文化”,基本等同于“中原文化”。在唐朝,那样开放的环境,中原文化没有被替代吧?在元朝,中原文化没有消失吧?在清朝,统治者压根就没敢去否定中原文化,干脆自己就融进去了。我们的文化,如此博大包容,像海纳百川;我们的文化,并非一成不变,在吸收新鲜血液的同时,也在自我调整和发展。不过现在情形稍有不同,原因之一就是我在上一段说的。如果想抵制人家所谓的“文化入侵”,先把我们自己的文化脉络,好好的延续下来吧!当我们真正感受到自己文化的敦厚深沉、兼收并蓄,哪还存在什么“文化入侵”?

由于几个朋友说《功夫熊猫》其实没那么好,于是我在看之前告诫自己,将一个多月来积攒的期望值降低一些。看过之后我觉得就一个字——“好”!不枉我一段时间来的关注。出了电影院就去买《熊猫》的碟片,准备回来细细研读,但只有枪版,没有碟版,只好作罢。现在,先就网络上的一些争议问题发表一些看法,至于对片子的品析,等我拿到光碟后再说。

1、那个赵半狄说什么梦工厂“偷窃”中国文化!这是偷窃么?把别人的文化说成是自己的那是偷窃,用艺术的手段展示别人的文化那叫弘扬。狭隘民族主义和一味的崇洋媚外都是无知的表现。

2、有人说(我不确信是不是那个赵半狄)电影里的五侠“虎、猴、鹤、蛇、螳螂”代表“德、日、法……”什么列强!这种人在文革的时候一定是江青的左膀右臂!难道你没听说过《蛇形刁手斗螳螂》么?难道你没听说过“虎鹤双形”么(可参见《武状元苏乞儿》)?根据这几种动物衍生的拳法是中国象形武术最有代表性的几种。连我后排的大妈看着都联想到“五禽戏”了,我就纳闷有人的眼光还真是独到。

3、再接着说功夫,阿宝的动作有点儿像成龙后期的风格,其他场景的打斗比较像李连杰、以及李小龙;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港产武侠片的影子,比如《少林36房》、《醉拳》(成龙早期风格)等。有人说片子里很多来自成龙的电影,那是片面的,说明他对动作影片的认识太单一。

4、叶匡政说“阿宝最后练成武功没交代清楚”。我承认练功的进程是太快,但这让我想起温格评价法布雷加斯的一句话——“莫扎特在6岁时就能弹得非常好的钢琴,而我永远也弹不了那么好;而一些球员17岁的水平,也是我踢球时从来不曾达到的。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特殊的天才”。不过,我自己对熊猫能练成那个“掐指神功”(具体名字忘了,遂杜撰一个)也抱有疑惑。
至于叶匡政提出片中“真正的秘笈就是没有秘笈”让人看不明白,那我只能说你对“至高即无”“万法皆空”等类似的境界参不透,而本片真正的寓意则非常浅显,那就是“相信自己”——只要你认真看片子了,自然就能明白。

5、有人说这个海报上熊猫抱拳行礼时是“右掌左拳”,说这是所谓的“凶拳”。我发现最近有那么一撮人把该怎么抱拳行礼嚷嚷的山响,但据我查证,武术联合会现在规定的是抱拳时左掌右掌都可以,都有各自不同的含义。也许古时候“右掌左拳”确实是“凶拳”,但现在有必有抠这个东西么?大的方面我们都数典忘祖多少了!而且,我观察了片中不少抱拳的场景,一律是“左掌右拳”,是含蓄虚心的抱拳,所以我想海报可能是疏漏了。

6、上面都是替《熊猫》说好话的,其实也有一些我不叫好的地方。比如熊猫的绿眼珠,比如师父是美洲原产的浣熊……关于是否是浣熊还是小熊猫,我专门找了图片来对比,最后觉得还是像浣熊;而且美国人估计都不知道小熊猫为何物。但是想想也对,如果一点西方元素都没有,难道人家是专门为中国制作的么?首先考虑本土观众无可厚非,而且比那些就为拿奖却让国人看不懂的中国导演强得多。

我先把这些问题在这里说了,是希望在以后分析影片本身的时候,就不再掺杂这些是是非非,平心静气地从造型、剧情、音乐等方面来点评。但我估计我那时也不太能平心静气,因为在电影院里看到最后看得我挺伤心,伤心的是我们国家做不出这样的片子。

最后提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在电影院里看这部影片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在片子结束后耐心的看完了多数中国人觉得冗长的“演职员表”?“演职员表”结束之后,可还有几十秒的剧情哦,和正片是有呼应的,你是不是错过了?

     一个导演是蒂姆波顿,一个执筒是霍建起;一个故事天马行空,一个叙述含蓄内敛;一个色彩绚丽斑斓,一个满眼青山绿水;一个剪切是西方式的快速紧凑,一个插叙是中国式的简单直接……

     看上去,好像两部片子没什么想象的地方,然而它们有个共同的主题——父子情。

     同样是在孩子童年时聚少离多,西方的父亲便在仅有的相见时间里编造夸大的故事,而东方的父亲却不知如何表达而从来不提及自己工作中的巨细。两个文化背景下的孩子,都不约而同的与父亲疏远,虽然直接原因不尽相同;又不约而同的偶然或必然地感受了父亲走过的道路,进入了父亲的世界,才恍然发现,是这么不了解这日渐老去的背影。

     《那山 那人 那狗》我很早就知道是一部好片子,但直到前几天才看,立刻就让我想到了《大鱼》——波顿片子中我最喜欢的一部。虽然它们有着上述诸多不同,但由于导演把握的尺度很到位,很具有各自文化背景的代表性,因而整体感觉颇为相似。两部片子也不仅仅只有父子情,还有亲情、友情、爱情,你会发现,这些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没有国界,都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推荐大家有机会看看这两部片子。我又看了一遍《大鱼》,这次看的是国内正版,却发现删掉了部分涉政情节,虽然无关大局,但是感觉政审部门很小气,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战战兢兢,真猥琐。

《那山 那人 那狗》 《Big Fish》
     还是地坛。
     迷离的灯光,在摇曳的树影里更显得朦胧。牡丹和芍药早已开败,现在只有黄色的喇叭花,像是天上的星星都撒在这里,因此今晚的夜空暗淡昏沉。
     黢黑的叶子哗哗地响,像水流着,像云飘过,像絮叨而温柔的倾诉。
     行至池塘边,突然响起呱呱的蛙声,嘿,夏天,果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