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Travel’ Category

最后说说博物馆,我去了两家,艺术博物馆(AGO)和安大略皇家博物馆(ROM)。

 

AGO里绝大部分都是画作。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19世纪作品,其中很多都反映了更早的加拿大的人生活场景,大多数为狩猎捕鱼和桑种,让人感觉当时的加拿大真是极冷酷寒之地,能生存繁衍至今,真是不容易。有意思的是,其中的静物写生,有好几副都是写生猎获的野禽——以前看到的静物多为水果,像这些挂在墙上的野鸭、雉鸡,还真是少见。

在一个展厅里有投影播放一种类似皮影戏的艺术作品,准确地说是剪影,说实话比我们的皮影戏简陋不少。旁边坐过来一个老太太,问我能不能拍摄播放的video。我说我不确定,画作肯定是不让拍的,但这个是video,大概是可以的吧。老太太还给我打了个别出声的手势,我把靠中间的位置让给她和她老头,好方便他们拍摄。又多聊了两句,知道他们是美国游客,她是艺术家,还很喜欢中国画,甚至去北京和西安旅游过两次,而我的家乡就是西安,哈,这个世界还真是小~

 

ROM可真是个博物馆,里面除了没加拿大的东西,其他啥都有(说得有点儿夸张哈)……古物方面,有中国的、印加的,后面有中世纪的,在后面有印第安人的。殖民之后的也有,就是一些旧家具,感觉像近了旧家具市场——只不过很冷清的市场。这里的博物馆属于敝帚自珍型,恨不得把以前的门窗都留着当文物展示。

除此之外,另外一大部分就是生物标本展览,各式各样的标本都有,在一些馆内还有供小孩子尝试的小玩具,以增加孩子的理解和加深印象。在一个没有太久历史的国家,博物馆可能不是思古的好地方,他们却营造一个探奇的好去处。

我们去的时候,ROM还有单独的兵马俑展,售票员还问我们去不去,你想想我们两个西安娃会跑到加拿大来看兵马俑么?!

ROM居然可以随意拍照,但我还是不习惯,于是也没拍什么,这两个展馆的照片很少。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现在说说一些旅游的感受,首先来说说尼亚加拉大瀑布

这也是我们去之前最关注的景点,而这里也没有让我们失望。简单地说就是壮观!尤其是乘坐观光船驶至瀑布下方,震耳的轰鸣和飞溅的水雾,让我们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具体的照片,大家可以在我的共享照片里看,由于在瀑布下方的时候水太多,没法照相,因此以外围的全景照片居多。

在这里说一下瀑布景区的4D电影,名叫《Niagara Fury》。首先是在准备厅里播放十来分钟的电影,通过一个小田鼠的游历来讲述大瀑布的形成。这部短片的制作水准,堪比近年来的奥斯卡动画短片(相信我,没夸张)。然后进入体验室(注:要穿雨衣),周围是360度环幕电影,大家踩在一块大圆板上,且有扶手可供抓握。首先在环幕上播放冰河世纪的景象,体验厅内就开始吹风下雪;继而环幕上电闪雷鸣、暴风骤雨、山崩地裂,于是我们脚下开始摇晃,头顶开始下雨;最后是大瀑布近景,我们再次被震动和泼水。等到出来,虽然我们很多人因为防护不周而湿了裤子或衣服,但大家都很happy,觉得很好玩。

尼亚加拉的套票是40多刀,包括瀑布景区、游船、瀑布背后、4D电影和白水(White Water Walk景区,中间有免费的巴士可乘坐,觉得还是很值的(而且还是老张两口子请客)。景区内,几家礼品专卖店外,没有其他商店;除了热狗摊以外,没有其他的摊贩,也没有城管 😎 换了国内,这么大一片范围,不知要乱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商店摊位会让导游带人去。

 

再说说CN塔。

这儿也有电影看,由于有Niagara的经历,我们也选择了看电影,结果发现上当了。一部讲述海滩的电影,压根和CN塔乃至多伦多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耽误了我们的时间,导致我们在塔上就呆了一小会儿。

从塔上俯瞰,靠湖那一面很漂亮。有水、有港、有船、还有小型飞机场。塔上有两处“Glass Floor”,就是两块大玻璃,用钢架支撑,站在上面直接俯视500米高的脚下。此处人满为患,许多人甚至躺在上面拍照,相当有娱乐精神。

大家还是到共享照片里看图吧。

 

Read Full Post »

收拾心情,稍微总结一下这次的旅程。

首先感谢老张和小王两口子盛情地款待,使我们的旅程充实而便捷;还要感谢可爱的冬冬猫小朋友,给大家增添了很多欢乐。

 

途中老张和小王都曾问过我对多伦多的印象,其实挺难回答,因为这里不是传统意义的景区和名胜,没法用对景色的评判来表述。这样一个城市,需要慢慢体会,才能品出味儿,匆匆的4天,似乎很难有所提炼。

不过,还是会有很多感受的点,虽然感觉不好连接成串,于是就把这些点罗列如下吧。

 

和谐

河蟹这个词,在咱们天朝已经用滥了,但在多伦多,这个词儿可不是口号。最直观的感受,就在“礼让”上。

当汽车右转或遇绿灯左转时,若发现有过斑马线的行人,都会停住等行人走完再走。我一开始很不适应,过马路时看到有车要右转,就停在路当间等车过,结果车也停在那儿等我过,就这样“僵持”了两三秒,我才反应过来,急忙前行免得耽误人家时间。即使是在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汽车通过时也要顿一下,看看没有行人再通过;哪怕是行人横穿马路——刚到的那一天,因为着急,我横穿了一次马路,往来的汽车也远远地就减速在我跟前停下等我过去。还有一次,一辆皮卡要从大门里出来,其实车头已经挡在我前面了,但司机看见了我,就示意让我先过,我实在不好意思,明明人家占先,于是就挥手示意皮卡先过,司机见状还对我挥手致谢。这种“礼遇”,在国内是无法想象的。

在多伦多的4天,我只听过一声汽车鸣笛,那还是老张在高速上提醒并线没打灯的车,而在Downtown没听到一声鸣笛。在我们一圈一圈找车位的时候,跟在后面的车没有一个鸣笛。在没有指示灯的路口,4个方向的车,你一辆、我一辆地有序通过,不争不抢。我觉得这不仅仅是道德问题,这其实是智商问题——你觉得在堵车的时候鸣笛有用么?你觉得在十字路口抢行、并线的时候非要把车头往前蹭就能快么?往往非但于事无补,有时还会导致更麻烦的后果,聪明的人就不这么干。

短短的4天就把我惯坏了,即使飞机上我就提醒自己,回国后可没人让你,但看见不减速就往人群中拐弯的车就想捡块砖扔过去;听见背后汽车突然鸣笛,心里就暗骂“不鸣笛你丫能死啊”!

 

人性化

从上文可以看出,加拿大很把人当人。

再例如,在每个工地的墙外,都搭有带顶棚的过道,以免有建筑材料伤到行人。不像我们国内,只是在墙上写着“墙内施工,请勿靠近”的恐吓语。

在多伦多的博物馆里,几乎每个展室里都有座椅,在走廊里也有座椅。而我在首博、历史博物馆、世纪坛展览馆、军事博物馆等展馆里,很少见到座椅,一般只有那么几个,那肯定会被位数众多的访客抢占。

在多伦多,Downtown中心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绿色覆盖较少;从中心向外衍射,绿色就越来越多,这儿一块草坪,那儿一块绿地。而这里的草地都是让人来踩的,你可以随便躺随便玩。我一开始也不适应,在去CN塔的时候,走到一块大草坪,我就不敢往前走,打算回头另找路;身后的一家四口大摇大摆地就走过去了,拍照、玩耍。可能也是因为人少吧,如果在我国让随便踩,就算再精心维护,草坪也得给踩个稀烂。

在多伦多的大街小巷,基本上都能保证无障碍通行,无论是大厦的门口、电梯,乃至百货商店,都有供轮椅或婴儿车通行的坡道。很多门是按开关的自动门,可供轮椅乘坐者开门。而我曾经在国内的一家移动营业厅门口看到,所谓的“无障碍”坡道,是一块约30度搭在台阶上的木板,我走在上面都感觉往下滑,我就不信哪个轮椅乘坐者能自己把轮椅搞上去,除非他们是残奥会的运动员,倒有些希望。

在多伦多的商店里,无论是普通商店还是景区的礼品店,像玩具啊、小物件啊,都任你拿起来看拿起来玩,没有人管你,不会说你不买就不让你动。而在国内你就要冒遭营业员白眼的风险。

 

诚信

我们入关的时候,海关官员只是看我们的申报单上填的啥违禁的东西都没带,就让我们过去了,都不多问。后来老张告诉我们,这里是“相信原则”,首先是相信你,但一旦发现你作假,就狠罚你。比如报税,一般不查你,但若抽查出你漏报,那就成倍的罚;还有就是携带违禁品,有个中国哥们因为瞒报被随机查了出来,那之后的整整7年,每次他出入海关都要被开箱检查……

而国内整体就缺乏诚信的气氛。我们回来后的一天,我媳妇买了两瓶饮料,其中一瓶当即打开发现中奖——“再来一瓶”,小卖部就给换了;第二天我媳妇发现另一瓶也中奖了就再去换,没想到小卖部的夫妇,首先是不承认是他们家的,后来又说只给换当即打开的,拿回去再打开的就不管。为此我们俩分别跟他们家吵了一架,结果人家还理直气壮凶的不行——这就是我们国人的诚信,从政府到百姓,就没这样的氛围。据说在加拿大耍小聪明钻空子的,绝大多数也都是中国人,两厢一对比,实在是让人悲哀。

 

Read Full Post »

坝上随感

行进
去之前已经听闻道路的危险,没想到又碰上堵车,一辆辆重卡从山上缓缓驶下,与我们的车擦肩而过;而上行的车都是紧贴悬崖,向下雾气腾腾什么也看不见,向上抬头望去,夜里黑黢黢的山路上,车灯蜿蜒,蔚为壮观。

骑马
我的马年龄小,不爱跑,但他随大流,人家跑,它便撒开蹄子追。一时间,在山谷阡陌,纵横驰骋。不同于在马场里兜圈,也不同于在旷野上撒欢,我们奔至山谷,沿山涧上到坡顶,牵马穿过白桦林下到平原,如同马帮一般。在回村的路上可能是马儿们归心似箭,我的坐骑居然一直在第一梯队狂奔不止,拉都拉不住,真是够High!
but,问题是,由于第一次骑马,一开始我姿势不正确,屁股磨破了……


乌云密布的夜空,漆黑一团,月亮虽圆,却只露出一点,就像偷窥的眼,让我只能看到对面丘陵的轮廓。我正踯躅,突然间烟火盛放,让我得以将喧闹的众人扔在院子里自己独步于村前。这条长长的路,蜿蜒入山谷,走在棉被般松软的土上,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我恍惚在梦境,一转身发现不止我一个,还有最忠实的伙伴——我的影子。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