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Movie&TV’ Category

惠英红

    很久不博了,有几次触动都流于偷懒放弃,但今天,看到惠英红拿奖,忍不住写下一点。
 
    刚刚知道第一届她就拿了奖,是迄今为止唯一夺得女主的动作女星。其实我对她不是那么了解,但她的出镜率实在是高,不是因为她有什么绯闻,而是她片子太多,看过她很多时装动作片,但那时还小,记不得片名和人物,只是混了个脸熟;后来又看到古装动作片,例如《如来神掌》、《御猫三戏锦毛鼠》等等,发现她入行甚早,且根深蒂固地将其归为打女。而随着岁月的逝去,我变大,她变老,我欣赏的角度在变化,她表演的风格更老道,于是,这些年来总是能看到她的精彩配角——《神经侠侣》里的平民大姐,《无间道》里黑社会老大的女儿(父亲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情癫大圣》因为有她才让我觉得那还算是个电影,其他大牌简直是垃圾……虽然都镜头不多,但每次表演都非常精准到位。让我在心里对她从脸熟变为极为推崇。
    终于又拿了一次影后,已近30年了,从第一次以来,事业曾跌入低谷,感情诸多不顺,这个一直坚持的女人很不容易;时间的荡涤,已经让人们淡忘了她曾经的辉煌,仿佛那已经无足轻重,她只是一个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劳模,似乎影评人已熟视无睹,大有“李广难封”的势头。好在金像奖还是比较严肃的,虽然给过一些名不副实的人(比如刘德华,他是劳模,但没演技),但至少这次他们做对了(包括让任达华成为最佳男主)。
    不过金像奖还是忽略过很多人,比如后面给最佳影片颁奖的毛舜筠,虽然路线和吴君如相似,但她没有吴君如命好——有那样的机遇和监制老公,但她也在坚持,这里也祝福她。

Read Full Post »

观《南京!南京!》

    公映时没去凑那个热闹,因为众说纷纭。今天看了,虽然想法很多,但网上一堆脑残说得太多,说多了反而没劲,就一句话:

    视角值得嘉许,手法仍需努力。

Read Full Post »

     之所以是“外一篇”,是因为此文原不在我的计划之内。说《熊猫》的人太多了,我只想静静的对影片制作本身进行评析——我在网上还没见到有人这么做,或者,没准做了却被湮没了。
     就是因为说得人太多,但焦点却无非集中在赞与斥,赞的人只是说“好”,好在哪儿?说不清楚。斥的人说是“好莱坞内核+中国符号”,不足取。

     莫非是我已经被好莱坞同化了?我怎么感觉不出什么好莱坞内核?本身这个提法就有问题,好莱坞也有纪录片、也有文艺片,商业片还分A级片、B级片(不是A片哈,所谓A级片是高成本片,B级片都是小制作),所以顶多能叫做“好莱坞商业片内核”。那这个“内核”到底是啥呢?无知的我去google了一下,发现有这么几种解释:

     1、“高投入、大制作,高收益。”
     这种解释有两个层面上的错误。首先,“高收益”是不可控的,或者说它只是前两个特点的一种可能结果,不能作为充分条件(显然也不是必要条件)。其次,如上文所说,B级片就不是高投入大制作(但有时却是高收益);另外,八一厂九十年代拍的《大决战》系列,算是高投入吧,你说它好莱坞么?因此,这个论调显而易见很肤浅。

     2、“攫取最大限度的利润。”
     用“攫取”这个词,思想可能还停留在马克思“剩余价值”原始理论体系里。这里说一个题外话:我初中毕业的夏天,在我六舅爷家里翻看《政治经济学词典》,翻着翻着,翻出了我的“共产主义信仰”的萌芽——可以说,我在此之前,入队入团都不明所以,直到那时才觉得马克思主义是“硬道理”,也是我首次主动接受一种哲学思想。但没过几年,这个萌芽就凋敝了,因为发现马克思主义本身已不完全适用于当今的国际形式,而共产党在此基础之上发展出的哲学(勉强称其为哲学吧),则漏洞百出,不能让人信服。扯了这么远,实际是想说,现在就别用“攫取”这个词了,谋求利润最大化是很正常的事——当然,前提是用合理的手段。又能取得利润,又能宣扬人家国家的价值观,这样的好事人家为什么不做?这恰恰是我们的电影人做不好的事情。
     因此,这一点也不能称为“好莱坞内核”,而且不应该以贬低的视角来看待,因为,如果纯粹公益的做电影,我们未必能强过好莱坞,而做纯粹的商业电影,我们依然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就不要“阿Q”了。

     3、“从创作思维上讲就是影片创作者在创作开始时,先自己给影片提出的问题提供一个结论——比如“做了坏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这个结论必然是在某种价值观体系下的(在美国就是中产阶级价值观),然后在进入具体创作时处处想着这么一个问题:“如果观众看到我这么拍会怎么理解?”从而在影片过程中调动所有可能的视听手段来强化上面提到的那个结论。”
     如果这种做法是“好莱坞内核”,那咱们国家的电影也都是“好莱坞内核”了,因为咱们相当长一段时期,乃至到现在,大多数影片,都是选取价值观体系中的一个结论作为全片核心,围绕着核心做文章。我们回忆一下《董存瑞》、《闪闪的红星》这些电影,其结论明显是事先定好调子的,而且死活都绕着这些调子来回转。因此,上述这个特点并没有恰当地概括“好莱坞内核”的本质。然而这个说法里有个精要之处——“美国就是中产阶级价值观”。没错,好莱坞电影的主流思想就是基于中产阶级价值观,这是好莱坞的“精神内核”!
     但这个精神内核并不是“高大全”的,至少展现起来不是用那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美国人知道做一大锅烩菜会让人品不出味儿来,所以很多影片都是单点或不太多的几个点切入。

     那好莱坞的“物质内核”又是什么呢?有人说是“正反打镜头”,这个名词有些专业,实际上,它代表的是好莱坞商业电影工业化的运作模式——从构思、创作到推广,乃至周边产业的跟进,都是一整套成熟快速的体系。因为它成形、快速,有人就说它没技术含量、没文化内涵,是快餐。我在想,十年磨一剑,也许这剑真的很锋利,但我用一个月铸成“倚天剑”,咔嚓一下就让你的十年剑over了。你能说我的“倚天剑”没技术含量么?而且我还能批量生产“倚天剑”,你能说我的“倚天剑”没有蕴含智慧么?

     道理越辨越明,现在我逐渐清楚了所谓的好莱坞内核是个嘛——以模式化的套路,宣扬美国的核心价值观——总结出来居然这么简短?!
     在没有看到更让我认同的结论之前,我权且就这么认为吧。那么,在这个定义下,好莱坞内核足不足取呢?我觉得,其商业运作模式,值得每一个电影群体学习;至于其宣扬的价值观,你认不认同,那是你的权利,但好莱坞没有义务为你本土的价值观做颂歌。再说,人家也没把你强拽进电影院按着你的脖子看,如果你看完电影没有骂娘,说明你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认同了人家的某些价值观。

     那些轻蔑的将《熊猫》称为“好莱坞内核+中国符号”的人,实在有些小人之心。他们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想告诉大家,“别傻乐啦,好莱坞加入中国元素只不过想赚中国人的钱,不是替你们宣传中国文化”,我觉得这种论调是藐视国人的智商,有几个人会认为人家是在宣传我们?或者认为人家仰慕我们?
     那些将“好莱坞价值观”,或者说“美国价值观”视为文化侵略的人,虽说惊惶的有些可笑,却侧面反映出一个问题——我们国家,三千年来(再早了我不敢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与在自己之前的文化有如此大的割裂!革命,需要破旧立新,这也比较无奈,但将精华和糟粕一并给破了,那再立可就难了。我这句话说得有些生涩,说得直白一些——自“五四”以来,我们要让人们普遍痛恨旧社会,并快速接受马列主义这样的哲学,最快捷的做法是什么?就是将原先的文化一棒子打死,都扣上“封建”的帽子。于是,世界是清净了,但不封建的,也封建了。而且,我们都有体会,坏的东西比好的东西更易学,也更容易抬头。于是,我们古代文化里,糟粕的部分,现在复苏的很多;精华的部分,步调就要慢多了。以至于,我们从小就口口声声“中华五千年悠久的历史文明”,但问我们都有哪些文明,我们又能说出多少?
     回顾历史,“中华文化”,基本等同于“中原文化”。在唐朝,那样开放的环境,中原文化没有被替代吧?在元朝,中原文化没有消失吧?在清朝,统治者压根就没敢去否定中原文化,干脆自己就融进去了。我们的文化,如此博大包容,像海纳百川;我们的文化,并非一成不变,在吸收新鲜血液的同时,也在自我调整和发展。不过现在情形稍有不同,原因之一就是我在上一段说的。如果想抵制人家所谓的“文化入侵”,先把我们自己的文化脉络,好好的延续下来吧!当我们真正感受到自己文化的敦厚深沉、兼收并蓄,哪还存在什么“文化入侵”?

Read Full Post »

由于几个朋友说《功夫熊猫》其实没那么好,于是我在看之前告诫自己,将一个多月来积攒的期望值降低一些。看过之后我觉得就一个字——“好”!不枉我一段时间来的关注。出了电影院就去买《熊猫》的碟片,准备回来细细研读,但只有枪版,没有碟版,只好作罢。现在,先就网络上的一些争议问题发表一些看法,至于对片子的品析,等我拿到光碟后再说。

1、那个赵半狄说什么梦工厂“偷窃”中国文化!这是偷窃么?把别人的文化说成是自己的那是偷窃,用艺术的手段展示别人的文化那叫弘扬。狭隘民族主义和一味的崇洋媚外都是无知的表现。

2、有人说(我不确信是不是那个赵半狄)电影里的五侠“虎、猴、鹤、蛇、螳螂”代表“德、日、法……”什么列强!这种人在文革的时候一定是江青的左膀右臂!难道你没听说过《蛇形刁手斗螳螂》么?难道你没听说过“虎鹤双形”么(可参见《武状元苏乞儿》)?根据这几种动物衍生的拳法是中国象形武术最有代表性的几种。连我后排的大妈看着都联想到“五禽戏”了,我就纳闷有人的眼光还真是独到。

3、再接着说功夫,阿宝的动作有点儿像成龙后期的风格,其他场景的打斗比较像李连杰、以及李小龙;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港产武侠片的影子,比如《少林36房》、《醉拳》(成龙早期风格)等。有人说片子里很多来自成龙的电影,那是片面的,说明他对动作影片的认识太单一。

4、叶匡政说“阿宝最后练成武功没交代清楚”。我承认练功的进程是太快,但这让我想起温格评价法布雷加斯的一句话——“莫扎特在6岁时就能弹得非常好的钢琴,而我永远也弹不了那么好;而一些球员17岁的水平,也是我踢球时从来不曾达到的。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特殊的天才”。不过,我自己对熊猫能练成那个“掐指神功”(具体名字忘了,遂杜撰一个)也抱有疑惑。
至于叶匡政提出片中“真正的秘笈就是没有秘笈”让人看不明白,那我只能说你对“至高即无”“万法皆空”等类似的境界参不透,而本片真正的寓意则非常浅显,那就是“相信自己”——只要你认真看片子了,自然就能明白。

5、有人说这个海报上熊猫抱拳行礼时是“右掌左拳”,说这是所谓的“凶拳”。我发现最近有那么一撮人把该怎么抱拳行礼嚷嚷的山响,但据我查证,武术联合会现在规定的是抱拳时左掌右掌都可以,都有各自不同的含义。也许古时候“右掌左拳”确实是“凶拳”,但现在有必有抠这个东西么?大的方面我们都数典忘祖多少了!而且,我观察了片中不少抱拳的场景,一律是“左掌右拳”,是含蓄虚心的抱拳,所以我想海报可能是疏漏了。

6、上面都是替《熊猫》说好话的,其实也有一些我不叫好的地方。比如熊猫的绿眼珠,比如师父是美洲原产的浣熊……关于是否是浣熊还是小熊猫,我专门找了图片来对比,最后觉得还是像浣熊;而且美国人估计都不知道小熊猫为何物。但是想想也对,如果一点西方元素都没有,难道人家是专门为中国制作的么?首先考虑本土观众无可厚非,而且比那些就为拿奖却让国人看不懂的中国导演强得多。

我先把这些问题在这里说了,是希望在以后分析影片本身的时候,就不再掺杂这些是是非非,平心静气地从造型、剧情、音乐等方面来点评。但我估计我那时也不太能平心静气,因为在电影院里看到最后看得我挺伤心,伤心的是我们国家做不出这样的片子。

最后提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在电影院里看这部影片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在片子结束后耐心的看完了多数中国人觉得冗长的“演职员表”?“演职员表”结束之后,可还有几十秒的剧情哦,和正片是有呼应的,你是不是错过了?

Read Full Post »

     一个导演是蒂姆波顿,一个执筒是霍建起;一个故事天马行空,一个叙述含蓄内敛;一个色彩绚丽斑斓,一个满眼青山绿水;一个剪切是西方式的快速紧凑,一个插叙是中国式的简单直接……

     看上去,好像两部片子没什么想象的地方,然而它们有个共同的主题——父子情。

     同样是在孩子童年时聚少离多,西方的父亲便在仅有的相见时间里编造夸大的故事,而东方的父亲却不知如何表达而从来不提及自己工作中的巨细。两个文化背景下的孩子,都不约而同的与父亲疏远,虽然直接原因不尽相同;又不约而同的偶然或必然地感受了父亲走过的道路,进入了父亲的世界,才恍然发现,是这么不了解这日渐老去的背影。

     《那山 那人 那狗》我很早就知道是一部好片子,但直到前几天才看,立刻就让我想到了《大鱼》——波顿片子中我最喜欢的一部。虽然它们有着上述诸多不同,但由于导演把握的尺度很到位,很具有各自文化背景的代表性,因而整体感觉颇为相似。两部片子也不仅仅只有父子情,还有亲情、友情、爱情,你会发现,这些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没有国界,都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推荐大家有机会看看这两部片子。我又看了一遍《大鱼》,这次看的是国内正版,却发现删掉了部分涉政情节,虽然无关大局,但是感觉政审部门很小气,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战战兢兢,真猥琐。

《那山 那人 那狗》 《Big Fish》

Read Full Post »

《大奥》背景

    最近湖南卫视播日剧《大奥》第一部,“大奥”就是将军的后宫。大家是否知道“将军”的地位,其实这个问题在我小时候看《一休》的时候就在脑海里晃悠——看上去“将军”好像挺牛,但中国古代的将军可是一把一把的啊?!
    实际上这里的将军,大家可以理解为摄政王,就是架空天皇独断国家大事。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大家知道日本有天皇,这个天皇是自古就有的,日本第一代天皇好像被称为“神武天皇”(有资料显示其实就是秦始皇派去求仙丹的徐福)。“神武天皇”自然是很拉风的!但后来搞着搞着,不知怎么天皇就没了权了,成了只主持祭司等玩神器的花架子,看着高高在上,实际啥都不能干——实权掌握在交替更迭的摄政家族手里。这些摄政家族是你管几百年,他管几百年,反正都轮不到天皇。因此历史上天皇主动禅让很常见,就是因为当天皇太没劲,甚至还出现了好几任女天皇——哥哥传妹妹、老爹传闺女。这些摄政家族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总是要把自己家的女子嫁给天皇。你想想,嫁去的女子生下后来的天皇还是要娶外公家的女人,于是和表妹、甚至和舅舅的孙女(这辈份我没算过来)结婚那是经常性的,这叫一个乱,所以古代天皇长寿的人不多。
    话题扯远了,收住。原先这些摄政家族,都是文官,有“摄政大臣”或者很多奇奇怪怪的文官称号。朝政根本不经天皇之手,全都由摄政大臣处理。后来慢慢的演变到武人时代——大概从平家与源家开始(之前已有趋势,只是还未成局面)。源平合战之后,源赖朝(人名)一家独大,掌管了全日本。可怜天皇从一个体系到另一个体系还是没权。源赖朝这回更绝,根本就不去见天皇,自个儿在镰仓这个地方办公,让天皇封他个大将军称号(全称好像是“征夷大将军”),史称“镰仓幕府”。自此日本由“将军”独揽大权。
     后来“将军”称号折腾到足利家手里,于是就有了《一休》里的足利义满将军。可惜足利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日本群雄逐鹿开始了日本“战国”时代,足利家衰亡。后来织田信长统一了日本大半,接着由丰臣秀吉完全统一,但秀吉很快就挂了,政权又落在德川家康这个老不死的手里。说德川家康老不死,是因为这家伙又能忍又活得长,太牛了,终于挣命挣来了天下。于是,德川幕府从他开始,直到日本近代倒幕消亡(这个大家恐怕会有些许印象,历史课本里有)。但倒幕之后天皇还是没权,因为日本成立了内阁,君主立宪了,哈哈,不过好歹明治还算挺有作为的——又扯远了。
 
    《大奥》几部都是讲述德川幕府(也就是江户时代)的事儿,具体见下表(按历史先后顺序排序):
     2004版(松下由树版)第一章(也就是现在播的这一部):
  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御台所鹰司孝子.
  2005版(内山理名版)华之乱:
  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御台所鹰司信子.  
  2006版(仲间由纪惠版)电影版:
  七代将军德川家继,御台所八十宫吉子内亲王
     2003版(菅野美穗版)明治篇:
  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定,御台所近卫笃子
 
    上面说得“御台所”,就是将军的正室。不过正室一般都不是主角,可怜那。剧中所说的“朝廷”“公家”,都是指天皇那边的人,这帮人对将军自然是敌视的,但又不敢惹,只能暗地里算计,也怪难为他们的。这一部里大奥总管(是女性)的权力好像挺大,为啥到了仲间由纪惠版的《大奥》时总管的权力那么小呢?唉,对美女不公啊~~

Read Full Post »

纪念孙老

    在孙老辞世的当日,我就想写点儿东西,却又理不出头绪。

    孙道临老师,是我最欣赏敬佩的中国男演员——无论是艺术素养还是人格魅力。他演过的诸多电影,我这里不再罗列,只想说明我最喜欢的两部——《乌鸦与麻雀》和《雷雨》。
    《乌》是解放前后拍的,描写的是上海的一个小弄堂两个阶级的人群在解放前夕的矛盾。孙老饰演一个胆小怕事又带有小知识分子虚荣的教员,生活中的他,是谦逊而坚强,与此角色性格迥异;但表演的恰如其分,让剧中的形象鲜活异常。虽然同片的赵丹老师认为自己一生演的最好的便是《乌》中的小市民,但我仍然觉得不及孙老(具体原因,我可能会在以后详述)。
     《雷雨》则是大家熟知的戏了。孙老与周朴园,更是差别天壤,但周的老辣、阴险、偶尔闪现的人性,都让孙老自如的展现。更为出神的是孙老对声音的运用,周的人格多方面展现的起承转合,至少有一半是靠声音演绎。我是看过电影后才拿到课本中《雷雨》的部分台词,于是反复诵读希望能达到孙老的百分之一,但发现实难望其项背。

     说到声音。《王子复仇记》的配音更是经典。我曾经专门买来上译DVD版的《王》。在公司试片的时候,恰好放到“奸贼,这万恶奸贼”一句,惹来同事们一片哄笑。但他们不知道这部片子的配音对我的影响……我刚上高中时,比较喜欢听刚开播的西安音乐调频,一日恰好听到《王》中孙老为哈姆雷特遇到亡父游魂的一场配音,立时惊为天人——他对声音的张驰收放精准到位,音色柔和深沉却极具爆发力,就像从山头掠过的云间突然打出的一道霹雳!这令我折服不已的嗓音和控制力,使我在日后时常模仿他的风格。不仅如此,就连我对为人儒雅的推崇,也与他不无关系。

     另外,我最近才得知原来孙老的夫人就是王文娟——她和徐玉兰的《追鱼》是我最喜欢的越剧电影(超过《五女拜寿》)。这样完美的伉俪使我失落的情感得到稍许的安慰,但现在却只剩一人;愿逝者安息,生者节哀,斯人已去,一路走好……

   

乌鸦与麻雀(左二为上官云珠,右一为赵丹)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