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Culture’ Category

798唯一觉得有意思的作品

这副作品本身是一副钢板画,灯光打上去,反射到地面上就是照片中的效果。配合地上龟裂的纹路,反倒比原作更有趣。

798充斥太多的匠气,这里没有大师,即便陈列着个把大师的作品。

不过,所谓的“红卫兵艺术”,比我想象中的少了很多。“艺术家”们终于不用绕着那个年代戏谑来敷衍所谓的“艺术”了。

 

Read Full Post »

《大奥》背景

    最近湖南卫视播日剧《大奥》第一部,“大奥”就是将军的后宫。大家是否知道“将军”的地位,其实这个问题在我小时候看《一休》的时候就在脑海里晃悠——看上去“将军”好像挺牛,但中国古代的将军可是一把一把的啊?!
    实际上这里的将军,大家可以理解为摄政王,就是架空天皇独断国家大事。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大家知道日本有天皇,这个天皇是自古就有的,日本第一代天皇好像被称为“神武天皇”(有资料显示其实就是秦始皇派去求仙丹的徐福)。“神武天皇”自然是很拉风的!但后来搞着搞着,不知怎么天皇就没了权了,成了只主持祭司等玩神器的花架子,看着高高在上,实际啥都不能干——实权掌握在交替更迭的摄政家族手里。这些摄政家族是你管几百年,他管几百年,反正都轮不到天皇。因此历史上天皇主动禅让很常见,就是因为当天皇太没劲,甚至还出现了好几任女天皇——哥哥传妹妹、老爹传闺女。这些摄政家族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总是要把自己家的女子嫁给天皇。你想想,嫁去的女子生下后来的天皇还是要娶外公家的女人,于是和表妹、甚至和舅舅的孙女(这辈份我没算过来)结婚那是经常性的,这叫一个乱,所以古代天皇长寿的人不多。
    话题扯远了,收住。原先这些摄政家族,都是文官,有“摄政大臣”或者很多奇奇怪怪的文官称号。朝政根本不经天皇之手,全都由摄政大臣处理。后来慢慢的演变到武人时代——大概从平家与源家开始(之前已有趋势,只是还未成局面)。源平合战之后,源赖朝(人名)一家独大,掌管了全日本。可怜天皇从一个体系到另一个体系还是没权。源赖朝这回更绝,根本就不去见天皇,自个儿在镰仓这个地方办公,让天皇封他个大将军称号(全称好像是“征夷大将军”),史称“镰仓幕府”。自此日本由“将军”独揽大权。
     后来“将军”称号折腾到足利家手里,于是就有了《一休》里的足利义满将军。可惜足利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日本群雄逐鹿开始了日本“战国”时代,足利家衰亡。后来织田信长统一了日本大半,接着由丰臣秀吉完全统一,但秀吉很快就挂了,政权又落在德川家康这个老不死的手里。说德川家康老不死,是因为这家伙又能忍又活得长,太牛了,终于挣命挣来了天下。于是,德川幕府从他开始,直到日本近代倒幕消亡(这个大家恐怕会有些许印象,历史课本里有)。但倒幕之后天皇还是没权,因为日本成立了内阁,君主立宪了,哈哈,不过好歹明治还算挺有作为的——又扯远了。
 
    《大奥》几部都是讲述德川幕府(也就是江户时代)的事儿,具体见下表(按历史先后顺序排序):
     2004版(松下由树版)第一章(也就是现在播的这一部):
  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御台所鹰司孝子.
  2005版(内山理名版)华之乱:
  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御台所鹰司信子.  
  2006版(仲间由纪惠版)电影版:
  七代将军德川家继,御台所八十宫吉子内亲王
     2003版(菅野美穗版)明治篇:
  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定,御台所近卫笃子
 
    上面说得“御台所”,就是将军的正室。不过正室一般都不是主角,可怜那。剧中所说的“朝廷”“公家”,都是指天皇那边的人,这帮人对将军自然是敌视的,但又不敢惹,只能暗地里算计,也怪难为他们的。这一部里大奥总管(是女性)的权力好像挺大,为啥到了仲间由纪惠版的《大奥》时总管的权力那么小呢?唉,对美女不公啊~~

Read Full Post »

说“开光”

     春节老妈让我查佛教名山,顺便就说到了“开光”。我说给佛珠啊、佛像啊开光,只不过是让这些东西上感染上佛性,并不是说就能增加保佑的功能。
     我虽然说得理直气壮,但总是有些担心自己以讹传讹。今天看了一个人的解释,发现我的理解在大道上相近,在细节上有偏差。
     以后就可以解释为,“借佛的般若智慧光芒,开启我等自性觉悟”。

Read Full Post »

样板戏进课堂

     这是旧闻了。从一提出来我就开始关注,虽然没嚷嚷。
     新浪有人在博客上说得好:一方面教育部无视地方文化一刀切;另一方面“文革”风格不适合在当今体现,更别说作为文化传承。
     京剧是艺术,别的戏种也是艺术;京剧要保护,别的戏种一样要保护。即便我对秦腔不感冒,我依然希望更多的人喜欢它。文化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一样宝贵,只不过很多人还没意识到。京剧虽然贵为“国粹”,但并不能囊括所有戏种的特点和内涵。
     我一直是对样板戏的艺术成就不太肯定的,当然也不是全盘否定。《霸王别姬》的陈蝶依说“样板戏不是京剧”,我曾经赞同。因为样板戏不仅在剧本上“高大全”,在唱词念白上缺乏古韵,甚至在身法上更靠近话剧或舞剧……
     不过也不可能一无是处,至少很多快板唱段易上口,我小时候能哼唱的很少的段落,都是样板戏。这也是样板戏进入义务教育的“重要原因”。  
 
     没落的文化经典是需要保护的,但保护的方式值得商榷。编入小学教育,或许有所助益,但我对效果比较怀疑。想想我们当年教的一些歌曲,现在其追忆成份恐怕远高于我们对这些歌曲的兴趣。
     国家京剧院院长吴江表示“行胜于说”,能行动就先行动起来;从这一点上说,我是赞同有推广总比没推广好。但是当梅葆玖他们提出应扩充传统剧目时,吴江因为担心阻碍京剧入教材的实施进度,说“京剧界应该是支持而不是反对”。这就有问题了,如果为了达到目的而无视方法策略和基本问题,可能欲速则不达。我们工作中经常会碰到类似问题——不计后果匆忙上马,到头来还得返工。
     文化渗透是潜移默化的,到时候想返工都返不了,应慎之。
 
     这两天教育部也松口了,传统剧目会增加进去,各地也可以将地方戏编入教材……不过,这其实并不是传承戏曲的根本方法。戏曲之所以面临危机,除了现代娱乐内容的极大丰富外,和中国整体文化的浮躁苍白趋向密不可分。这个题目大了,今天懒得说,就到这儿吧。  

Read Full Post »

艺术的严谨性

    这个标题挺大,其实我并不想长篇大论。

    晚上看了一个北京台的节目,春妮召集了一帮人说吴宇森的电影《赤壁》,这帮人里包括胡小伟、史航,还有《水煮三国》的作者成君忆。这个节目上有过什么争论倒在其次,对人我有两点感触。

    第一,成君亿相较胡小伟和史航,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无论是历史、文化、哲学乃至文字的运用,都没法跟这两位比。胡小伟这个老头,经过的事儿也多,所以说话力求精当;史航稍微前卫,说话讲究尖锐。但这两个人都是以较深的文化浸淫做底子,说出来有东西;而成君亿多数时间都让我觉得不知所云,纯粹游戏文字而已。

    第二,才是跟我的题目相切,就是严谨。其间春妮让一个游戏发行公司代表谈了谈日本游戏中对三国的理解。凡是玩过三国游戏的人都知道,这家日本公司就是“光荣”,游戏就是《三国志》系列。成君亿在没有亲身玩过这个游戏的情况下,居然敢谈自己从这个游戏中感受到“日本人对三国的理解跟我们想象的有巨大差别”!且不说真的是否差别大,单单说你没深入调查就敢言之凿凿,甚至还敢对一个反问他的观众强词夺理!这就是现代写手的素质?联系到他对三国精神理解的浅薄,对历史知识的匮乏,终于让我无法忍受。

    虽然他宣称自己一直秉承“文以载道”的精神,但连起码的严谨都缺乏,你能载什么道?虽然我不便将现在的诸多“作家”或“非作家”都一棒子打死,但严谨作风的缺乏,大概已成泛滥之势。当然,各行各业都缺乏责任感,但作为自视高人一等的“文化人”,把文学当成“艺术”的人,总也得拿出点“专业精神”吧?况且还无知的很无畏,一点都不怕怡笑大方,“勇敢”的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鉴于我口口声声说“严谨”,也就不好意思再对我只看了两眼就扔到一边的《水煮三国》发表什么评论,牢骚我就发到此。

    恰逢换台又看到《艺术人生》的“怀念孙道临”,每个老艺术家提起孙老都少不了一个评价——“对艺术的严肃”。我们年轻人差的就是这点。

 

   附1:《赤壁》到底会是什么样,我现在还不知道。但就节目上透露的那些,我觉得改的还不算离谱。虽然没有将传统的精神(未必都是好的)传承放大,至少也没有妖魔化,我能接受,但不欣赏(我的要求是越来越低了)。真正的高手,或能借古喻今暗含今日之举,或能以今说古不失古代之风。电影不商业化,没人愿意拍;太商业化,有时候不仅不能带动文化的进步,反而促使沙漠化在思想意识中的重演。

    附2:《三国志》系列游戏,我觉得截至目前,同类题材游戏中,无出其右者——我不是替日本人吹捧。不说别的,单看游戏里对各个人物的肖像绘制和数据设定,就能看出人家研究的细致;再加上一些特定事件、战略战术、文谋武略的设计,更能看出制作者对《三国演义》原著的深入理解。我在大学时就为中国人作不出这样的游戏而感叹(当年台湾智冠的《三国演义》两代游戏都铩羽而归)。

    没想到还是罗罗嗦嗦说了这么多。

Read Full Post »

红楼梦遗

     红楼上海决选,评委淘汰一个女孩的理由居然是“年龄太小”!那女孩16岁,难道让一群26岁的家伙演“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不过这几场里的姑娘虽然一个个都挺漂亮,但是一个个眼神里却那么多杂质——有灵气和目光闪烁是两个概念,这样的抛媚眼儿法,演“多姑娘”倒挺合适……
     一个“宝玉”,本来要参加他们文工团世界巡回舞剧演出,他演释伽牟尼,“不好好做这么有前途的职业”,跑来掺和什么?一来二去耽误上几年,戏要是没得演,想回去跳舞都来不及了。
 
     反复听着“红楼梦中人”嘈嘈,突然想到“贫僧法号梦遗”,没准也就是这些年轻人的一场春梦而已。

Read Full Post »

续批韩寒

     不是我有意针对韩寒,老百姓评论“明星”本来就是常见的休闲娱乐方式,正好让我碰见了。
 
     中国语言的魅力真是无穷,原话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到现在为止中国最好的电影,不之一”。我猜不透他是想说“……最好的电影,不,应该是最好的之一”,还是说“……最好的电影,注意,不是之一,是唯一”。是想把话说满还是不满呢?玩文字的人就是厉害,中学试题不应该挑人家的毛病,而是应该仔细体味韩寒的匠心。
     王朔作品拍成的电影中,我最喜欢《顽主》,虽然从手法上来说还显幼稚,但《阳光》里时代背景下的个人情结太直白。姜文所导的片子里,我最喜欢《鬼子来了》,对抗日战争题材有着突破性的贡献,在我眼里不亚于当年陈凯歌等人《一个和八个》等片的意义。而夏雨所演的片子里,《阳光》确实是最好的一部。因此韩寒如果是为夏雨助威时提到《阳光》,我是非常赞同的!
 
     http://www.maikr.com/kan.aspx?id=6faa4f2c-4743-4c02-a8ef-a910b4df3807
     无意中看到韩寒去年的一篇文章,说的是他拍完MV后,在一个演唱会“遗憾的是,尽管我已经尽量避免了上电视,而且留了胡子,离开看台很远,但还是被人认了出来,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这真是罪孽。这意味着,你在一定程度不能自由生活,对于创作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一个不能安然上街的作者就等于死了一半了。”
     你还真是有明星像啊!罪孽?如果这真的是他的原话,令我纳闷的是,贾平凹全陕西人都认识,没见他死了1/60(全国三十来个省再乘1/2),郑渊洁全国人民都认识,是不是他早该活到头了?
     由于和我小时候在派出所总见到的诸多“抽泡”(就是吸毒)的家伙身形很像,所以我觉得他的1/2不是因为被人认出来而死掉的。
 
     贬低别人的时候,其实顺带就是显摆自己,心里一定有说不出的愉悦……我现在就是。不过估计得有那么一阵懒得数落韩寒同学了,否则就有跟着变矫情的危险,腻外。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