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未分类’ Category

Hello world!

Live space迁移到WordPress第一弹!

Read Full Post »

杂感

     嗯,已然很久不博了,没状态。
 
     不过最近“大事儿”还挺多啊,像“神七”啊、“三鹿”啊在我这儿都不算啥大事儿。我来说说这么几件:
 
     阎崇年被扇耳光了。一个小伙子扇老头,你们又没有世仇,即便有仇也可以有别的处理方式,即便你打了老阎你也出不了名,也没人听你说什么,何必?
     百家讲坛,我开始只听阎崇年的,是因为我觉得这老人准备的挺充分,说起来也不像易中天那么哗众取宠。但后来我对他讲得有些东西持保留意见,慢慢也就不听了(本身就不太听“百家”,时间也赶不上)。随着他名头越来越大,其言论也广为传播,招来骂名和责问,当属他意料之中,这也是国情。有些人激烈抨击,有些人高唱赞歌,这不,刚就看到一个维护者的帖子,本来想揪到这里批一顿,但想想算了,还不够自己费劲的。我只想说,研究历史,有两个角度,一个是站在今天的角度看历史,一个是站在当时的角度看历史,结合着去研究,才是唯物史观。不过,不论站在哪一种角度,起码的历史知识都是应当具备的,有很多人说出来所谓“史实”都幼稚可笑,更别提如何看待历史了。我们的历史课教育问题太大了,整个就是一个编年体史纲,实际上啥也没讲到——问题扯远了。
 
     赵忠祥出诗了。有人跑出来说他的格律有问题,于是他的拥趸跳出来说是吹毛求疵,还有人说“你批评我们家老赵,那你写两句啊”。他们不知道,“批评家”或“评论家”本身是可以不写什么东西的,只要批评就好了。我们平时有这么一种现象,假设A和B看比赛,A抱怨说:“瞧这运动员咋跑得这么慢!”,B不乐意了:“有本事你去跑啊!”。难道A连抱怨一下的权利都没有了么?有!A的问题只不过在于他只看重成绩,忽视了这些运动员为比赛而长时间的努力付出。如果B的反驳改为“跑得再慢人家也努力训练奋勇拼搏了”,那境界就不一样了。又跑题了,实际我是想说,给诗挑刺——合理,给名人(诸如赵忠祥)的诗挑刺——尤其合理!作为老赵的粉丝,你们在维护老赵的时候,也适当采取一些高境界的维护手段或表述方式。
     格律本身,到不见得是个很紧要的事情。诗、文,只要能传情达意就好,更看重的是意境。不过,正如撰文之人需了解文体一样,诗作者也应该了解格律。不按格律也能写出好诗,但好的意境再配合恰当的格律,岂不完美?有人说不必这么认真,我却觉得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认真。我承认我时常钻牛角尖,不过我竟然认为格律这东西丢了也就丢了——谁让这个时代就这么粗糙呢,但有人敝帚自珍我是很高兴的。
     赵忠祥,饶颖的事情可能刚刚被一部分人淡忘,就出来招摇了,瞧瞧他的《神七赞》,那意境就够恶心了,不提格律也罢。
 
     武汉光谷退出中超了。其实我多年不关注国足了,但现在似乎格外的乱,我倒想看看足协咋搞。不过若干天过去了,好像也就那样。“新闻1+1”上白岩松那个矫情,好像已经对国足看淡而超然于物外似的,但一脸坏笑半天说不出一句正经话来,还不如大眼儿李承鹏还出个联赛企业化的“建设性”意见。白岩松,让你来说国足是看得起你,想说的人排队排老长了~
     要我说,别搞啥市场化了,退回到原来的专制体制好了——因为,一方面现在就是半专制半市场,甚至说是伪市场——球员转会要“挂牌”“摘牌”,你以为是皇帝翻牌子那?!二来,专制体制其实挺好的,像以前,每省一个队,球员就拿那么点儿工资,上场却很卖命。本来嘛,给他们那么多钱,钱多人自然爱耍大牌,自然爱生事儿。排球、篮球、乒乓球似乎都市场化了,其实不然,你发现没有,一到重大赛事前,基本上就没联赛了,重点都是国家队集训,联赛就成了新人的舞台。既然别的运动都这样,足球何必一马当先呢?足球其实也有过联赛为国足让路,搞得联赛别别扭扭的经历,有人说这样损害联赛是伤害根基,我说这根基已经拦到无以伤害的地步了,无论是足协还是国人,都更看重国家队成绩,联赛或有或无其实没太大关系,反正市场化的你们管不好,不如回归到你们最拿手的专制体制算了。我这么说似乎是历史的倒退,也许吧。

Read Full Post »

     还是地坛。
     迷离的灯光,在摇曳的树影里更显得朦胧。牡丹和芍药早已开败,现在只有黄色的喇叭花,像是天上的星星都撒在这里,因此今晚的夜空暗淡昏沉。
     黢黑的叶子哗哗地响,像水流着,像云飘过,像絮叨而温柔的倾诉。
     行至池塘边,突然响起呱呱的蛙声,嘿,夏天,果然到了。

Read Full Post »

夜游

    深夜,在地坛外“游荡”,只是因为心血来潮,想在沁凉的春夜,在这儿淡淡地走走。
 
    身上还是上班的行头,皮鞋在石板路上嗒嗒的响。我尽量放轻脚步,免得打破这里的宁静。
 
    黑黢黢的,分不清是叶、是花,是冬天的残絮、还是春天的新芽。暗淡的夜光中,它们是平等的,都是青砖墙上斜疏的婆娑,不分你我地融在清新的香气里……

Read Full Post »

仙剑四

     好几年没有通宵玩游戏了。这次每天玩一点感觉不爽,于是干脆一鼓作气搞定。

     从《仙一》一路玩过来,《仙二》是因为一个大bug伤了心没玩到头,《仙三外传》是因为感觉人设与《仙三》过于雷同遂失去了兴趣,大体来说也勉强算一个仙剑的拥趸。

     可以说,《仙四》是系列中,我感觉最用心做的一部——突出体现在策划的细致上。虽然剧情的大体框架,仍然是一男N女(N等于2,还算不多),仍然是“有情人不成眷属”的老套路,甚至梦璃是妖的设计早就被我猜出端倪,但是,为了弥补剧本结构上的平凡,策划们至少做了两方面的努力:1、力求更为鲜活的塑造不同性格的人物,我认为在表现主角四人组中四个不同背景与性格的人物时,台词设计的相当到位,尤其表现在刻画紫英面冷心热的特征;不足的是天河这个愣小子,有时候居然能听懂一些高深的话,应该是策划失察。2、游戏中有许多千里伏线的情节,而且这些情节的揭示,是需要玩家推敲思考的,所以令我时有电光火石般的恍然之感。比如对于结尾动画的疑惑和猜测,到网上搜了一圈,才得到其它玩家更为有力的佐证或解答,这时发现,其实答案都在游戏里。

     《仙四》,不可能像《仙一》当时那样让人愁肠百转,也不像《仙三》那样为仙剑整个世界观构筑了完整框架,更没有像《仙三》里夕瑶的爱那样有震颤我心的情节,但就如我刚才所说,它做的很用心,于是我能想见制作团队的辛苦。在学回御剑飞行后,主角可以飞回青鸾峰,进入“石沉溪洞”会发现遍地的“水滴精灵”,这些都是制作团队成员的化身,我跟这些辛劳的汗水交谈,有至少三人提到对购买正版的玩家的感谢,此时,我为我一直以来支持正版游戏而感到欣慰。并在此向这些敬业的同行(或者说是半同行)表示敬意。(附,大家把“石沉溪洞”倒过来念就是“洞悉尘世”,云天河的父亲就是在这里与其母合葬,在缥缈仙峰,又逢人之将死,当然便洞悉尘世了。由此又可见用心细致之一斑。)

     看到网上有许多玩家对仙剑编年史争过来讨论去,我感到很高兴。关我P事呢?没啥,我就是高兴。我认为《仙四》的水平相当于多年前史客威尔的FF8(场景渲染自然要比FF8强,我是指综合指标),而我们一部分玩家的水平和氛围,也基本相当于那个年代的许多日本玩家——我们终于有一部分游戏沉淀了一定的游戏文化,而且这些游戏文化还以中国历史传统为依托,这便是我高兴的原因。

     不过,仙四刚刚面试,其开发团队,大宇上海软星的企划总监张毅君和美术总监张孝全便离职,上海软星被北京软星(《轩辕剑》系列团队)接管,下一部仙剑,又将是怎样的景象呢?

     软件开发业界的流动不稀奇,具体到游戏制作行业也是如此,大宇的金字招牌——狂徒和DOMO两个工作室早已成为历史名词,他们所孕育的《仙剑》和《轩辕剑》系列也走了一段弯路(《仙二》的品质低下就是例证),希望这两个系列的游戏能与我们相伴的更长一些(相伴永远并不奢望,FF系列到10以后、光荣的《三国》《信长野望》到10以后都尽显颓势)。

 

     附:《仙三》里有关夕瑶的情节——夕瑶和飞蓬同为天神,夕瑶看管神树,因飞蓬多次前来疗伤而产生了感情,但因为神的身份而不能表露。后飞蓬被贬入凡间名叫景天,夕瑶对飞蓬念念不忘,将一颗神树的果实偷偷留下,投入凡间,化作一女婴,长成便如她的模样,陪伴在景天身边。这个由鲜果生成的与夕瑶一般相貌的女子,就是第一女主角唐雪见。在这个剧情揭示前,几乎没有提示线索,所以来的十分突然,剧中唐雪见大为震惊,屏幕外面的我也是出乎意料,因而印象颇深。

Read Full Post »

     现在养成一个坏毛病——要么10前睡、要么2点后睡,在此之间能睡着的概率不到十分之一。
 
     昨晚1点睡的,电脑开着放着影视歌曲,我的人脑也没闲着,不自觉地判断着每首歌的出处。这个……是《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的;这个……嗯……对,是《史密斯夫妇》的;这个……嗯……嗯?咋这么熟悉如此好听却又想不出是哪部电影的,不行!翻身爬到电脑前,一看是首名叫《Mad World》的歌曲,出自《死亡幻觉》——我没看过这部电影啊?!为啥感觉似曾相闻呢?网上一搜,看到有人说在《CSI》里不知哪一集被引用过!哦,对对!我也有这个印象……但是在哪一集呢?凭感觉应该是较近的一季。于是在第6季里开始翻,还好,在第6季第2集就找到了以这首歌为背景的场景。虽然感觉电视剧里的歌曲的意境和网上关于《死亡幻觉》的剧情八杆子打不着,还是因为考据成功而心满意足。
 
     另,电影配乐中的经典实在很多,然而大陆影片却想不出来有几个好曲子。老影片里还有诸如《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樱桃好吃树难栽》这样在那时广为传唱现如今我仍觉琅琅上口的歌曲,近几年除了《天地英雄》里蔡依林的一首歌外,感觉都没啥印象。就连谭盾为《英雄》所做的曲子,由于没脱开《卧虎藏龙》的调调,也已被我忘记。有意思的是,我的心目中,内地电影最棒的配乐,出自一部动画片——《哪吒闹海》。

Read Full Post »

脚步

     深夜打车回家,心想“这么好的天气,不如在雍和宫下车走回去……唉,还是算了,直接回家吧”。
     谁知阴差阳错,司机一脚油门开过了安定门,索性真的在雍和宫下车了。
 
     风凉飕飕的,但不冷。踱在地坛墙外黑黢黢的树影,偶有蛙声响起,沿着蜿蜒的小道,脚步越放越慢,终于又找回一丝恬淡的滋味。掐指算算,已经许久没有放缓生活的节奏。一位新同事今天看到我“哒、哒、哒”地走来上班,说我总是这么精神,其实我只是不轻易显露心力交瘁。
     于是我慢慢地走进饭馆,慢慢地翻阅杂志,慢慢地吃着馄饨,慢慢的欣赏院外新开的月季,慢慢的仰望没有星月的夜空……
     明天我还是大步地在琴键上踏出紧张忙碌的音律,但至少此时我的心拥有了片刻宁静。
 
     我的朋友们,你的心,有多久未曾驻足?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