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October, 2008

杂感

     嗯,已然很久不博了,没状态。
 
     不过最近“大事儿”还挺多啊,像“神七”啊、“三鹿”啊在我这儿都不算啥大事儿。我来说说这么几件:
 
     阎崇年被扇耳光了。一个小伙子扇老头,你们又没有世仇,即便有仇也可以有别的处理方式,即便你打了老阎你也出不了名,也没人听你说什么,何必?
     百家讲坛,我开始只听阎崇年的,是因为我觉得这老人准备的挺充分,说起来也不像易中天那么哗众取宠。但后来我对他讲得有些东西持保留意见,慢慢也就不听了(本身就不太听“百家”,时间也赶不上)。随着他名头越来越大,其言论也广为传播,招来骂名和责问,当属他意料之中,这也是国情。有些人激烈抨击,有些人高唱赞歌,这不,刚就看到一个维护者的帖子,本来想揪到这里批一顿,但想想算了,还不够自己费劲的。我只想说,研究历史,有两个角度,一个是站在今天的角度看历史,一个是站在当时的角度看历史,结合着去研究,才是唯物史观。不过,不论站在哪一种角度,起码的历史知识都是应当具备的,有很多人说出来所谓“史实”都幼稚可笑,更别提如何看待历史了。我们的历史课教育问题太大了,整个就是一个编年体史纲,实际上啥也没讲到——问题扯远了。
 
     赵忠祥出诗了。有人跑出来说他的格律有问题,于是他的拥趸跳出来说是吹毛求疵,还有人说“你批评我们家老赵,那你写两句啊”。他们不知道,“批评家”或“评论家”本身是可以不写什么东西的,只要批评就好了。我们平时有这么一种现象,假设A和B看比赛,A抱怨说:“瞧这运动员咋跑得这么慢!”,B不乐意了:“有本事你去跑啊!”。难道A连抱怨一下的权利都没有了么?有!A的问题只不过在于他只看重成绩,忽视了这些运动员为比赛而长时间的努力付出。如果B的反驳改为“跑得再慢人家也努力训练奋勇拼搏了”,那境界就不一样了。又跑题了,实际我是想说,给诗挑刺——合理,给名人(诸如赵忠祥)的诗挑刺——尤其合理!作为老赵的粉丝,你们在维护老赵的时候,也适当采取一些高境界的维护手段或表述方式。
     格律本身,到不见得是个很紧要的事情。诗、文,只要能传情达意就好,更看重的是意境。不过,正如撰文之人需了解文体一样,诗作者也应该了解格律。不按格律也能写出好诗,但好的意境再配合恰当的格律,岂不完美?有人说不必这么认真,我却觉得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认真。我承认我时常钻牛角尖,不过我竟然认为格律这东西丢了也就丢了——谁让这个时代就这么粗糙呢,但有人敝帚自珍我是很高兴的。
     赵忠祥,饶颖的事情可能刚刚被一部分人淡忘,就出来招摇了,瞧瞧他的《神七赞》,那意境就够恶心了,不提格律也罢。
 
     武汉光谷退出中超了。其实我多年不关注国足了,但现在似乎格外的乱,我倒想看看足协咋搞。不过若干天过去了,好像也就那样。“新闻1+1”上白岩松那个矫情,好像已经对国足看淡而超然于物外似的,但一脸坏笑半天说不出一句正经话来,还不如大眼儿李承鹏还出个联赛企业化的“建设性”意见。白岩松,让你来说国足是看得起你,想说的人排队排老长了~
     要我说,别搞啥市场化了,退回到原来的专制体制好了——因为,一方面现在就是半专制半市场,甚至说是伪市场——球员转会要“挂牌”“摘牌”,你以为是皇帝翻牌子那?!二来,专制体制其实挺好的,像以前,每省一个队,球员就拿那么点儿工资,上场却很卖命。本来嘛,给他们那么多钱,钱多人自然爱耍大牌,自然爱生事儿。排球、篮球、乒乓球似乎都市场化了,其实不然,你发现没有,一到重大赛事前,基本上就没联赛了,重点都是国家队集训,联赛就成了新人的舞台。既然别的运动都这样,足球何必一马当先呢?足球其实也有过联赛为国足让路,搞得联赛别别扭扭的经历,有人说这样损害联赛是伤害根基,我说这根基已经拦到无以伤害的地步了,无论是足协还是国人,都更看重国家队成绩,联赛或有或无其实没太大关系,反正市场化的你们管不好,不如回归到你们最拿手的专制体制算了。我这么说似乎是历史的倒退,也许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