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008

由于几个朋友说《功夫熊猫》其实没那么好,于是我在看之前告诫自己,将一个多月来积攒的期望值降低一些。看过之后我觉得就一个字——“好”!不枉我一段时间来的关注。出了电影院就去买《熊猫》的碟片,准备回来细细研读,但只有枪版,没有碟版,只好作罢。现在,先就网络上的一些争议问题发表一些看法,至于对片子的品析,等我拿到光碟后再说。

1、那个赵半狄说什么梦工厂“偷窃”中国文化!这是偷窃么?把别人的文化说成是自己的那是偷窃,用艺术的手段展示别人的文化那叫弘扬。狭隘民族主义和一味的崇洋媚外都是无知的表现。

2、有人说(我不确信是不是那个赵半狄)电影里的五侠“虎、猴、鹤、蛇、螳螂”代表“德、日、法……”什么列强!这种人在文革的时候一定是江青的左膀右臂!难道你没听说过《蛇形刁手斗螳螂》么?难道你没听说过“虎鹤双形”么(可参见《武状元苏乞儿》)?根据这几种动物衍生的拳法是中国象形武术最有代表性的几种。连我后排的大妈看着都联想到“五禽戏”了,我就纳闷有人的眼光还真是独到。

3、再接着说功夫,阿宝的动作有点儿像成龙后期的风格,其他场景的打斗比较像李连杰、以及李小龙;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港产武侠片的影子,比如《少林36房》、《醉拳》(成龙早期风格)等。有人说片子里很多来自成龙的电影,那是片面的,说明他对动作影片的认识太单一。

4、叶匡政说“阿宝最后练成武功没交代清楚”。我承认练功的进程是太快,但这让我想起温格评价法布雷加斯的一句话——“莫扎特在6岁时就能弹得非常好的钢琴,而我永远也弹不了那么好;而一些球员17岁的水平,也是我踢球时从来不曾达到的。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特殊的天才”。不过,我自己对熊猫能练成那个“掐指神功”(具体名字忘了,遂杜撰一个)也抱有疑惑。
至于叶匡政提出片中“真正的秘笈就是没有秘笈”让人看不明白,那我只能说你对“至高即无”“万法皆空”等类似的境界参不透,而本片真正的寓意则非常浅显,那就是“相信自己”——只要你认真看片子了,自然就能明白。

5、有人说这个海报上熊猫抱拳行礼时是“右掌左拳”,说这是所谓的“凶拳”。我发现最近有那么一撮人把该怎么抱拳行礼嚷嚷的山响,但据我查证,武术联合会现在规定的是抱拳时左掌右掌都可以,都有各自不同的含义。也许古时候“右掌左拳”确实是“凶拳”,但现在有必有抠这个东西么?大的方面我们都数典忘祖多少了!而且,我观察了片中不少抱拳的场景,一律是“左掌右拳”,是含蓄虚心的抱拳,所以我想海报可能是疏漏了。

6、上面都是替《熊猫》说好话的,其实也有一些我不叫好的地方。比如熊猫的绿眼珠,比如师父是美洲原产的浣熊……关于是否是浣熊还是小熊猫,我专门找了图片来对比,最后觉得还是像浣熊;而且美国人估计都不知道小熊猫为何物。但是想想也对,如果一点西方元素都没有,难道人家是专门为中国制作的么?首先考虑本土观众无可厚非,而且比那些就为拿奖却让国人看不懂的中国导演强得多。

我先把这些问题在这里说了,是希望在以后分析影片本身的时候,就不再掺杂这些是是非非,平心静气地从造型、剧情、音乐等方面来点评。但我估计我那时也不太能平心静气,因为在电影院里看到最后看得我挺伤心,伤心的是我们国家做不出这样的片子。

最后提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在电影院里看这部影片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在片子结束后耐心的看完了多数中国人觉得冗长的“演职员表”?“演职员表”结束之后,可还有几十秒的剧情哦,和正片是有呼应的,你是不是错过了?

Read Full Post »

     一个导演是蒂姆波顿,一个执筒是霍建起;一个故事天马行空,一个叙述含蓄内敛;一个色彩绚丽斑斓,一个满眼青山绿水;一个剪切是西方式的快速紧凑,一个插叙是中国式的简单直接……

     看上去,好像两部片子没什么想象的地方,然而它们有个共同的主题——父子情。

     同样是在孩子童年时聚少离多,西方的父亲便在仅有的相见时间里编造夸大的故事,而东方的父亲却不知如何表达而从来不提及自己工作中的巨细。两个文化背景下的孩子,都不约而同的与父亲疏远,虽然直接原因不尽相同;又不约而同的偶然或必然地感受了父亲走过的道路,进入了父亲的世界,才恍然发现,是这么不了解这日渐老去的背影。

     《那山 那人 那狗》我很早就知道是一部好片子,但直到前几天才看,立刻就让我想到了《大鱼》——波顿片子中我最喜欢的一部。虽然它们有着上述诸多不同,但由于导演把握的尺度很到位,很具有各自文化背景的代表性,因而整体感觉颇为相似。两部片子也不仅仅只有父子情,还有亲情、友情、爱情,你会发现,这些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没有国界,都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推荐大家有机会看看这两部片子。我又看了一遍《大鱼》,这次看的是国内正版,却发现删掉了部分涉政情节,虽然无关大局,但是感觉政审部门很小气,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战战兢兢,真猥琐。

《那山 那人 那狗》 《Big Fish》

Read Full Post »

     还是地坛。
     迷离的灯光,在摇曳的树影里更显得朦胧。牡丹和芍药早已开败,现在只有黄色的喇叭花,像是天上的星星都撒在这里,因此今晚的夜空暗淡昏沉。
     黢黑的叶子哗哗地响,像水流着,像云飘过,像絮叨而温柔的倾诉。
     行至池塘边,突然响起呱呱的蛙声,嘿,夏天,果然到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