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8

    首先声明,以下论点纯属臆测,读者切勿亲信。

    今天看到“南昌五月花酒吧刺警案”一审判决,酒吧股东带保安一共17人获刑!

    这个结果让我很不舒服。此案真相扑朔迷离,案中的“特警”,之所以被刺,推测起来,无外乎两种可能。

    1、特警很拽,先打了保安,保安情急之中才刺了他。

    2、酒吧背景很深,没把这位特警放在眼里,把他给收拾了。

    第一种假设,在《南方周末》刊登的“被告”(也就是酒吧保安和股东)陈述中,是相符的,但法院未予采信。第二种假设,没人这么说过,警方的说法里并没有表示保安轻视特警,而是说因为特警怀疑酒吧藏毒,侦察时发生了冲突。

    我上述的两种推测,是基于现今社会现实较为合理的推测,像警方说得什么侦察遇阻,几乎不可能。因为如果真的侦察遇阻,那一定是酒吧背景深,轻易不能动,那就是推测2。但如果是推测2的情景,一般警察也会知难而退,不会发生冲突,因此推测2也不成立。所以,绕来绕去,与“被告”陈述相符的第一种推测,是我觉得最为可信的。

    况且,以我从小混迹于警察堆中的感受(别误会,我不是少年犯,而是公安子弟),在警察队伍里,五毒俱全的那是一片一片、一茬一茬,什么龌龊事儿都有。因而在看《南方》的报道时,所谓“特警”所可能的丑恶嘴脸油然浮现在我的脑海。历来只有警察打百姓,哪有百姓打警察的(当然,西藏除外)?!

    还有,袭警和纵容吸毒,明明是两个案子,该另案处理,却一并审理,显然有混淆视听的感觉。

    唉,越想越觉得没天理。

Read Full Post »

     抵制法货的,未必就爱国;不抵制家乐福的,未必就不爱国。

     之所以很多人能抵制家乐福,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生活成本并没有因为抵制而降低,或降低很多。不去家乐福,还有美廉美、超市发、京客隆等等。一个反例就是叫嚷着抵制日货这么多年,抵制了么?

     我们的民族情感受到了伤害,奥林匹克精神遭到了亵渎,因而我们愤慨、我们激动,这是可以理解的。由于语言隔阂、对外交流途径的极度缺乏,导致我们无法把我们的情感传达给那些伤害了我们的人。看上去,抵制家乐福倒可以让法国感受到中国人的情绪,有些人看到法国的道歉,便归功于抵制家乐福的举措。但这很可笑,实际上国内的这些抵制,相比起在法留学生的游行抗议,几乎等于没发出什么声响;即使出声了,传到人家的耳朵里,也早已被变频成不知啥样了。大家抵制家乐福的劲儿,还不如用在多问候问候海外替我们呼喊的华人、替我们“挣面子”的留学生们。

    之所以说“挣面子”,是因为,我揣测很多人之所以生气,不单单是因为火炬传递受到阻碍;更关键的,是“我们的”火炬传递受到阻碍。假如是别的国家的遭遇这么多问题,恐怕很多人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于是,火炬传递中捣蛋是可以的,然而捣我们的蛋是万万不能的!

     这是一种唯我独尊的天朝大国心态的残余。倘若是真正的大国,当以更加开阔的胸襟看待肖小的跳梁。有人会说,人家打你一耳光你也不还手?我看像法国这些国家,在这次的事件中,只能说是在达赖打了我们耳光后窃笑的观众,充其量是递了个棍儿或者腾了个地儿。现在我们不找真正打我们的人,或者因为找不到,于是把气儿都撒在冷笑的袖手人身上——“他在你家打我,你居然都不拦着他,还在一旁看笑话”!

     两个人打耳光打到互殴也还是打假,一条街的人那是打群架,但两个国家的人就该打仗了。很多人还是太容易被煽动。这多少让我有些苦恼,苦恼是因为我却找不到煽动别人的方法。如果我会煽动人,我就“煽动”大家对贪官污吏唾骂、对司法不公抗争,对思想束缚呐喊……那些我们更应该关注和抵制的事情,为何却往往无动于衷。鲁迅曾慨叹中国人的麻木,要是一概麻木倒也罢了,但这样出乎我意外的跳将起来,倒使我迷茫了。

     我一点都不怕火炬被袭击,甚至希望奥运会没有人来。我曾跟同事讲过,二战的那次纳粹奥运会,常常被人们提起,让德国感到蒙羞,当时抵制那届奥运会的人,被称为英雄;我们这届奥运会如果被外国人抵制,也必将在以后被常常提及,但意义将恰恰相反,我们依旧自豪,而感到羞愧和遗憾的,该是那些抵制这次奥运的人。历史,总会还原他自己的本来面目。

     在我们国家发展的道路上,一直有人在骚扰和阻挠,我们早应当习以为常,保持自己的进步节奏,走自己的路。我们能做什么,上一篇已经提到,这里不再重复。这次还有一件好事,那就是让很多人感觉到了外国普遍的反华情绪。几年前我看到美国竞选辩论稿的时候,就对有关中国人权的论据苦笑不得。但似乎不是很多人了解外国对中国的信息封锁和扭曲,这次算见识了。走出去,请进来,我们还远远不够。就比如我们所谓“喉舌”的cctv,其在国际传媒领域发出自己声音的能力,简直还在幼儿园;ZXB、ZXB,这名字也就决定了它只能在中国搞宣传,要是改成“宣中部”,大概提升向外宣传我们的能力,就指日可待了。

Read Full Post »

    看着MSN上红心攒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哀。
 
    “让世界看看华人团结的力量”——我很怀疑外国人看到我们都加个红心会被吓到,而且我也没什么国际友人,在MSN上的国际影响为零。
    有所表示总比无动于衷强,不过这个要求好像太低了点儿。国人总喜欢搞一些省时省力省心的东西,来装饰门面,彰显爱国,仿佛阿Q剪了鞭子便已然革命了,于是一片“爱国心”,便流了俗。
 
    有个公益广告有句词儿——“再小的力量,也是支持”。我很喜欢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爱国。不过,至少得是一份有意义的力量。如果想打消国际社会的偏执和敌对,一方面我们应当积极宣传真实的中国(美丽丑恶都包括才谓真的真实),一方面便是国人的自信与自尊。自信来源于国家的强盛,自尊产生于优秀的品德。说到底,还是要靠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坚持。
    或者我们换个角度,我提一些问题。你在工作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是在为国家创造财富?你在用水用电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要为国家节省能源?你在使用方便筷子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保护国家的森林?你在闯红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维护国家秩序?你在乱扔垃圾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保持国家环境整洁?等等等等,即便你没有想到国家,哪怕你为了自己的前途而努力工作、为了省钱而省水省电、为了不扎着刺而不使用方便筷、为了怕车撞而不闯红灯、为了不丢人而不乱扔垃圾不随地吐痰,都是为国家做了贡献。不过,你做了么?
    可贵因为坚持,细节决定成败。
 
    其实我们能做的,需做的,还有很多;而且不同层次的人,不同话语权的人,应该有不同的声音和行动。我上面所说的,是作为一个普通的“爱国者”,可以也需要考虑的问题。在我看来,远比在名字前加个红心重要也有意义的多。看到一些平时对国家对集体没什么责任感的人也“♥”,实在觉得如同“文革”结束时,当年的一些“造反派”摇身一变,又成了反“文革”的功臣……

Read Full Post »

798唯一觉得有意思的作品

这副作品本身是一副钢板画,灯光打上去,反射到地面上就是照片中的效果。配合地上龟裂的纹路,反倒比原作更有趣。

798充斥太多的匠气,这里没有大师,即便陈列着个把大师的作品。

不过,所谓的“红卫兵艺术”,比我想象中的少了很多。“艺术家”们终于不用绕着那个年代戏谑来敷衍所谓的“艺术”了。

 

Read Full Post »

夜游

    深夜,在地坛外“游荡”,只是因为心血来潮,想在沁凉的春夜,在这儿淡淡地走走。
 
    身上还是上班的行头,皮鞋在石板路上嗒嗒的响。我尽量放轻脚步,免得打破这里的宁静。
 
    黑黢黢的,分不清是叶、是花,是冬天的残絮、还是春天的新芽。暗淡的夜光中,它们是平等的,都是青砖墙上斜疏的婆娑,不分你我地融在清新的香气里……

Read Full Post »

《大奥》背景

    最近湖南卫视播日剧《大奥》第一部,“大奥”就是将军的后宫。大家是否知道“将军”的地位,其实这个问题在我小时候看《一休》的时候就在脑海里晃悠——看上去“将军”好像挺牛,但中国古代的将军可是一把一把的啊?!
    实际上这里的将军,大家可以理解为摄政王,就是架空天皇独断国家大事。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大家知道日本有天皇,这个天皇是自古就有的,日本第一代天皇好像被称为“神武天皇”(有资料显示其实就是秦始皇派去求仙丹的徐福)。“神武天皇”自然是很拉风的!但后来搞着搞着,不知怎么天皇就没了权了,成了只主持祭司等玩神器的花架子,看着高高在上,实际啥都不能干——实权掌握在交替更迭的摄政家族手里。这些摄政家族是你管几百年,他管几百年,反正都轮不到天皇。因此历史上天皇主动禅让很常见,就是因为当天皇太没劲,甚至还出现了好几任女天皇——哥哥传妹妹、老爹传闺女。这些摄政家族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总是要把自己家的女子嫁给天皇。你想想,嫁去的女子生下后来的天皇还是要娶外公家的女人,于是和表妹、甚至和舅舅的孙女(这辈份我没算过来)结婚那是经常性的,这叫一个乱,所以古代天皇长寿的人不多。
    话题扯远了,收住。原先这些摄政家族,都是文官,有“摄政大臣”或者很多奇奇怪怪的文官称号。朝政根本不经天皇之手,全都由摄政大臣处理。后来慢慢的演变到武人时代——大概从平家与源家开始(之前已有趋势,只是还未成局面)。源平合战之后,源赖朝(人名)一家独大,掌管了全日本。可怜天皇从一个体系到另一个体系还是没权。源赖朝这回更绝,根本就不去见天皇,自个儿在镰仓这个地方办公,让天皇封他个大将军称号(全称好像是“征夷大将军”),史称“镰仓幕府”。自此日本由“将军”独揽大权。
     后来“将军”称号折腾到足利家手里,于是就有了《一休》里的足利义满将军。可惜足利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日本群雄逐鹿开始了日本“战国”时代,足利家衰亡。后来织田信长统一了日本大半,接着由丰臣秀吉完全统一,但秀吉很快就挂了,政权又落在德川家康这个老不死的手里。说德川家康老不死,是因为这家伙又能忍又活得长,太牛了,终于挣命挣来了天下。于是,德川幕府从他开始,直到日本近代倒幕消亡(这个大家恐怕会有些许印象,历史课本里有)。但倒幕之后天皇还是没权,因为日本成立了内阁,君主立宪了,哈哈,不过好歹明治还算挺有作为的——又扯远了。
 
    《大奥》几部都是讲述德川幕府(也就是江户时代)的事儿,具体见下表(按历史先后顺序排序):
     2004版(松下由树版)第一章(也就是现在播的这一部):
  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御台所鹰司孝子.
  2005版(内山理名版)华之乱:
  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御台所鹰司信子.  
  2006版(仲间由纪惠版)电影版:
  七代将军德川家继,御台所八十宫吉子内亲王
     2003版(菅野美穗版)明治篇:
  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定,御台所近卫笃子
 
    上面说得“御台所”,就是将军的正室。不过正室一般都不是主角,可怜那。剧中所说的“朝廷”“公家”,都是指天皇那边的人,这帮人对将军自然是敌视的,但又不敢惹,只能暗地里算计,也怪难为他们的。这一部里大奥总管(是女性)的权力好像挺大,为啥到了仲间由纪惠版的《大奥》时总管的权力那么小呢?唉,对美女不公啊~~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