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艺术的严谨性

    这个标题挺大,其实我并不想长篇大论。

    晚上看了一个北京台的节目,春妮召集了一帮人说吴宇森的电影《赤壁》,这帮人里包括胡小伟、史航,还有《水煮三国》的作者成君忆。这个节目上有过什么争论倒在其次,对人我有两点感触。

    第一,成君亿相较胡小伟和史航,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无论是历史、文化、哲学乃至文字的运用,都没法跟这两位比。胡小伟这个老头,经过的事儿也多,所以说话力求精当;史航稍微前卫,说话讲究尖锐。但这两个人都是以较深的文化浸淫做底子,说出来有东西;而成君亿多数时间都让我觉得不知所云,纯粹游戏文字而已。

    第二,才是跟我的题目相切,就是严谨。其间春妮让一个游戏发行公司代表谈了谈日本游戏中对三国的理解。凡是玩过三国游戏的人都知道,这家日本公司就是“光荣”,游戏就是《三国志》系列。成君亿在没有亲身玩过这个游戏的情况下,居然敢谈自己从这个游戏中感受到“日本人对三国的理解跟我们想象的有巨大差别”!且不说真的是否差别大,单单说你没深入调查就敢言之凿凿,甚至还敢对一个反问他的观众强词夺理!这就是现代写手的素质?联系到他对三国精神理解的浅薄,对历史知识的匮乏,终于让我无法忍受。

    虽然他宣称自己一直秉承“文以载道”的精神,但连起码的严谨都缺乏,你能载什么道?虽然我不便将现在的诸多“作家”或“非作家”都一棒子打死,但严谨作风的缺乏,大概已成泛滥之势。当然,各行各业都缺乏责任感,但作为自视高人一等的“文化人”,把文学当成“艺术”的人,总也得拿出点“专业精神”吧?况且还无知的很无畏,一点都不怕怡笑大方,“勇敢”的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鉴于我口口声声说“严谨”,也就不好意思再对我只看了两眼就扔到一边的《水煮三国》发表什么评论,牢骚我就发到此。

    恰逢换台又看到《艺术人生》的“怀念孙道临”,每个老艺术家提起孙老都少不了一个评价——“对艺术的严肃”。我们年轻人差的就是这点。

 

   附1:《赤壁》到底会是什么样,我现在还不知道。但就节目上透露的那些,我觉得改的还不算离谱。虽然没有将传统的精神(未必都是好的)传承放大,至少也没有妖魔化,我能接受,但不欣赏(我的要求是越来越低了)。真正的高手,或能借古喻今暗含今日之举,或能以今说古不失古代之风。电影不商业化,没人愿意拍;太商业化,有时候不仅不能带动文化的进步,反而促使沙漠化在思想意识中的重演。

    附2:《三国志》系列游戏,我觉得截至目前,同类题材游戏中,无出其右者——我不是替日本人吹捧。不说别的,单看游戏里对各个人物的肖像绘制和数据设定,就能看出人家研究的细致;再加上一些特定事件、战略战术、文谋武略的设计,更能看出制作者对《三国演义》原著的深入理解。我在大学时就为中国人作不出这样的游戏而感叹(当年台湾智冠的《三国演义》两代游戏都铩羽而归)。

    没想到还是罗罗嗦嗦说了这么多。

Read Full Post »

纪念孙老

    在孙老辞世的当日,我就想写点儿东西,却又理不出头绪。

    孙道临老师,是我最欣赏敬佩的中国男演员——无论是艺术素养还是人格魅力。他演过的诸多电影,我这里不再罗列,只想说明我最喜欢的两部——《乌鸦与麻雀》和《雷雨》。
    《乌》是解放前后拍的,描写的是上海的一个小弄堂两个阶级的人群在解放前夕的矛盾。孙老饰演一个胆小怕事又带有小知识分子虚荣的教员,生活中的他,是谦逊而坚强,与此角色性格迥异;但表演的恰如其分,让剧中的形象鲜活异常。虽然同片的赵丹老师认为自己一生演的最好的便是《乌》中的小市民,但我仍然觉得不及孙老(具体原因,我可能会在以后详述)。
     《雷雨》则是大家熟知的戏了。孙老与周朴园,更是差别天壤,但周的老辣、阴险、偶尔闪现的人性,都让孙老自如的展现。更为出神的是孙老对声音的运用,周的人格多方面展现的起承转合,至少有一半是靠声音演绎。我是看过电影后才拿到课本中《雷雨》的部分台词,于是反复诵读希望能达到孙老的百分之一,但发现实难望其项背。

     说到声音。《王子复仇记》的配音更是经典。我曾经专门买来上译DVD版的《王》。在公司试片的时候,恰好放到“奸贼,这万恶奸贼”一句,惹来同事们一片哄笑。但他们不知道这部片子的配音对我的影响……我刚上高中时,比较喜欢听刚开播的西安音乐调频,一日恰好听到《王》中孙老为哈姆雷特遇到亡父游魂的一场配音,立时惊为天人——他对声音的张驰收放精准到位,音色柔和深沉却极具爆发力,就像从山头掠过的云间突然打出的一道霹雳!这令我折服不已的嗓音和控制力,使我在日后时常模仿他的风格。不仅如此,就连我对为人儒雅的推崇,也与他不无关系。

     另外,我最近才得知原来孙老的夫人就是王文娟——她和徐玉兰的《追鱼》是我最喜欢的越剧电影(超过《五女拜寿》)。这样完美的伉俪使我失落的情感得到稍许的安慰,但现在却只剩一人;愿逝者安息,生者节哀,斯人已去,一路走好……

   

乌鸦与麻雀(左二为上官云珠,右一为赵丹)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