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ly, 2007

幽灵公主

     我曾经提起,宫崎峻的片子中,我最喜欢《龙猫》和《幽灵公主》。一样丰富的自然情怀,前者富有童趣,春风般温馨;后者则是深刻的反思,饱满而深沉。
     同为大地的孩子,人类却打着生存的旗号,仿佛在和自然的生长力量相竞争似的,炫耀着毁灭自然的力量;与此同时,在其它种群中少见的内部倾轧吞噬,于所谓的灵长类中又乐此不疲!
     片中所提到的“飞鸟”的部族——虾夷,是日本的土著(大抵是徐福到日本定居前的原住民),曾被视为蛮夷,因多次造反而被大力镇压,遂隐匿于日本东北方。然而刀耕火种的他们却保持了原始的对自然的崇尚和尊敬,衬托出日本工业进化道路中对大自然的漠视(又何止日本?)。
    “飞鸟”想消除仇恨所产生的邪恶对生灵身体的腐蚀、心灵的诅咒,他大声质问所有人“就不能和平相处吗?”——这个早已经被无数痛苦的泪水浸泡了千百年的问题,在人群中曾经换来的回答只是血光飞溅、哀号遍野;此刻在大自然中的回声则是荒山上枯木的呻吟、还有那干涸成沙漠的河床上幽怨的风声……
 
     虽然还有细节我没看明白,但即使抛开情节,单单细腻的画面,每次看都能打动我的心——水彩中略带水粉的质感,丰富多角度的镜头展现,乃至对不同天气中景象色调的变化,都值得每一个动画人耐心琢磨、反复推敲、好好学习。当然,我并不是动画人,只是为国产动画片深感遗憾罢了。

Read Full Post »

《黑三角》

     只赶上这部片子的尾巴。
     一九七七年的反特片,拍成时我还没出生,也就没赶上看(就算赶上也狗屁不懂)。但我却看过这部电影的小人书!童年时我有好几本电影小人书——《小金鱼》、《飞来的仙鹤》……还有《黑三角》。
     “高大全”的剧情和形象,现在看来可能没什么劲,但儿时最吸引我的,便是片名中的“黑三角”——你道这黑三角出现在什么地方?没看过的一定猜不到——就在奶油冰棍上!敌特就是一个推着冰棍车的老奶奶,而贴有三个黑色三角的冰棍,就是特务门的行动暗号,so cool!
     我幼年经常蹭饭的居委会宁奶奶,就曾经背着个泡沫塑料箱、盖着个大棉被的卖冰棍;我虽然从未怀疑过宁奶奶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但总也窃窃的憧憬着某一天从她的箱子里蹦出个“黑三角”冰棍,该是多么刺激的事情!
 
     片中的“冰棍特务”的扮演者,居然是一向以慈眉善目好奶奶形象出场的凌元老师——比如《好爸爸、坏爸爸》里黄点点的邻居奶奶……于是更增添了反差效果,不禁让我从小就提高了对特务隐蔽性的警惕~。
     除此之外,今天才发现还有其它好几个角儿——《西游记》里乌鸡国国王是男一号、我方优秀的侦察员~,《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二姨太演一位女警,《小兵张嘎》里嘎子的奶奶演一居委会老太太。最关键的是,我终于验证了《家有九凤》里的老五,就是片中凌元为了隐蔽身份所认的养女——这一推断曾让我这样高警惕性的好群众困惑多时,得不到确认,今天终于得以释然~
 
     可惜的是,小时候关于电影的小人书,后来都捐了!学校总是隔三差五的组织给贫困地区捐书,这种凸显助人为乐的集体主义大事,我自然不甘居于人后,所以每次都捐。然而我哪儿有那么多书可捐,有的同学捐作文选,我妈也让我效仿,可我素来厌恶作文选,于是家里就一、两本老爸硬给我买的,且我认定捐作文选是很不厚道的事情,于是只能在我的小人书里抠。好在我还懂得完整性的重要,捐的都是一些散书,因而《三国》、《水浒》、《红楼》、《西汉演义》等成套的连环画还能保留至今,但那些捐出去的散书,后来想起,仍觉可惜……
     我在潘家园询过价,家里那套《三国》现在值五百块钱(感觉还不够贵);不过我现在最喜欢的是《红楼》那套,小时候因为不喜欢其画风,曾束之高阁,多年之后,却爱不释手,奉为经典,只是现在都收在西安,不能常常把玩;其实就算在身边,恐怕也常常忘于匆匆之中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