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007

     临睡前,看到上海台回忆陈述先生,便没了睡意。
     小时候不觉得,看电影就图个热闹,大了,再回过头看老演员们的片子,才发现他们的功力,即便是一个小角色——《林家铺子》中的收帐员、《鬼子来了》中的“一手一个掐巴死俩,刨坑埋喽”,短促的亮相,居然也那么出彩!
     他的名片上只印着“中国电影演员”,他们不耍大牌,却曾经家喻户晓。像赵丹、孙道临、谢添……,这些对于80后陌生的名字,我每每提及都特别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我们父母辈的偶像,抛开时代背景、甚至是演技不谈,仅是那一份对于表演的执着,便让我感动。
 
     其实我感慨的,不仅仅是上面这些,还有一份悲哀。自从京剧泰斗袁世海先生病故之后,我留意到众多老一辈的艺术家,开始相继故去。生老病死,世所必然,本来应该看淡,但总还是令人惆怅。话剧界的传承似乎还可以,总还有人接班,虽然离于是之等先生还有很大差距,却也欣欣向荣;京剧界也还好,中青年的角儿们,虽在编新戏一道摸不着头脑,但守业还是不错;唯独这电影界,即便不说惨不忍睹,也够称得上无趣。
     廉颇虽老,却战可攻城掠池、守可余威慑敌;赵括虽英姿勃发,却只会纸上谈兵耳。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Top Gun

    《壮志凌云》,这部阿汤年轻时的励志影片,几乎包括了所有让毛头小伙子激情澎湃的元素——拉风的摩托,呼啸的战机,帅气的制服,沙排场上健美的身材,还有,与女教官的爱情……
     如今我躺在沙发上,看到当年的F-14在热气蒸腾的航母甲板弹射起飞,在夕阳的烟霞中展翅翱翔,思绪也飞回十余年前几个哥们看录像带的时节——上述的那些元素不仅让我们热血沸腾,更为津津乐道的,自然就是那师生恋。如同女学生对男老师的憧憬,男孩子们也对成熟的女老师有着不小的兴趣,即便没有,也会认为那是件很酷的事儿。于是,在大学时我和金涛还饶有兴味的“品评”《教室别恋》。
     小时候喜欢用“一眨眼”这类的词语形容时间飞逝,现在才体会到真正是一眨眼。往事虽已不甚清晰,但就如早晨醒来坐在床边回忆昨晚的梦,亦真亦幻。眨眼间梦醒,又眨眼间入梦。
 
     惊讶的发现,客串“笨鹅”老婆的是梅格.瑞恩,而蒂姆.罗宾斯连一句台词都没有,不禁让人联想到周星驰的龙套生涯!那是他们的青葱岁月,现在他们已经成了老皮,而我们也正向老皮迈进。似水年华总是来不及追忆,既然如此,留一份感觉在心里也就是了。

Read Full Post »

     要不是李科上了趟helpwy,我还不知道小姑娘已经死了。
    
     我不是一个对素不相识的人慈悲满怀的人,出于对社会的不满与自身渺小的自卑,碰到报章杂志各种媒体上报道的需要救助的人,我往往视而不见——安慰自己说,这种事你是管不过来的——假如我管了第一次,第二次我该不该管呢?那是更折磨人的事儿。
 
     我曾经跟许多朋友说过,我幼年时,曾在路边给一个残疾的乞丐放下几毛钱,可那个哑巴忙不迭呜呜呀呀地又把钱塞回我兜里,那意思仿佛是,小孩子的钱我不要(当然大家也可以认为存在嫌钱少的可能,只不过那时候几毛钱已经不少了)。我现在已经记不清那人的长相,只依稀印象,穿着虽然旧,但不破也不脏——我至今依然相信他的内心一如他的穿着一般体面。
 
     而然随着我的善良一次次被欺骗或者疑似欺骗,我越来越懒于应付遍地皆是的求助,但有一件事让我很后悔。有一次我在官员桥下买了一个红薯正在吃,突然身边闪出一个满面虬髯的凶汉,冲着我用方言嘟囔。我立时以为是那种强行“乞讨”的家伙,于是凶巴巴的对他说“快闪开,不然我就报警!”——他便闪身让开,待我走出几步后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嘟囔的,大概是“几天没吃饭了,把红薯给我吧”的意思。我立刻转身寻去,发现那人已经被若干“小脚侦缉队”赶得跑了。于是,那次手中剩下的红薯,实在是难以下咽,现在还梗在我心坎里,消化不了。
 
     几年来,我基本上坚持每个月给8858发一条短信,捐上15、20或者30块钱,算是为失学儿童出一点儿力——即便我也在猜度我的钱究竟用在了什么地方。前一段时间我放弃了,觉得还是有机会找一两个孩子直接捐助吧。我很不喜欢电视上把钱送到人家手上的镜头拍下来,太像施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更不喜欢孩子流着泪说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辜负大家的期望云云——我只希望能给一些孩子平等上学的权利,实际上不是每个失学的孩子都热爱学习,渴望上学很可能是出于人类追求平等的潜意识——我只希望这些孩子得到平等的权利后,能本本分分的做人就行了。
 
     在msn名字前加“I’m”大概是最时尚又省事儿的救助方式了,可惜中国人虽乐此不疲,然毫无效果。偶然的我看到了“救助小王越”——这大概并不违背我“不管事儿”的原则,又至少在道义上支持了别人。然而就连这么懒的一次“救助”,只持续了如此短暂的时间,短暂的就仿佛那个小姑娘的生命,“噗”的一声,蜡烛就被风吹灭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