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7

火炬

     奥运火炬样式发布了——造型不错!
     纸卷既代表了古老的发明,更象征了文明的承载。
     只是我还是感觉有些许遗憾——如果祥云在下部,红色在上部,则还很像“红烛”——中国人喜庆的象征,又能与火更完美的结合!同时我还遗憾到目前为止,中国龙图腾出现的太少,是怕老外接受不了么?本身老外对于中国的龙形象就存在误解,为什么不借此正名呢?
     于是我把网上的火炬照片拔下来ps了一把,对比着瞧瞧,没原件看着精神,不过我的意思表达到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红尘》

     我更喜欢相对传统的话剧,重要的一点是勾起了我对儿时在人民大厦看话剧的回忆——我是个喜欢怀旧的人。
 
     贴近生活的剧本,更能考验演员的功力,朱媛媛在演悲的时候,非常精彩,不仅令人动容,更让人击节。但是在开场和韩童生的对手戏,媚态略盛,我认为应笑容更为收敛,而间或眼角眉梢显出曾经风尘的影子。
 
     这个题材,让我想起前一阵听到的一件事——南京要搞文化墙,其中有一段是“秦淮八艳”,就有市民反对——“妓女怎么能登大雅之堂!”。可笑,你可知清兵将至,柳如是投湖自尽,钱谦益那老儿却苟且偷生,我儿时看到一出越剧讲述此事,登时便汗颜不已。相比之下,谁更“贞操”?
     在我看来,出卖肉体,和出卖权力,是一个性质。失去所谓的贞操,就一定比出卖奉公清正的人格更为下贱?如果对满世界的贪官恶吏熟视无睹,凭什么单对风尘女子咬牙切齿,尤其是背地里想入非非,人面前装模作样——不过,这也恰是国人千年来的一贯嘴脸。
     我并不是力捧“性服务行业”有多么高尚,只是告诫旁人,在鄙视别人之前,先照照镜子,没准更应该被鄙视的正是自己。可惜,人们往往正是企图逃避丑陋的自己,转而一起龌龊别人。
 
     看完悲剧之后,在北大见到一些青春靓丽的面孔,心情便舒畅了许多。不禁感叹,年轻~真好。

Read Full Post »

《艳遇》

     从批评的观点看,艳遇的故事很老套,不过是随便玩玩与真情实意之间的博弈。这种故事,到了孟京辉手里,便套上夸张的肢体、掺上时新的笑料,放大、再放大……不过,能把故事讲好,也还算不错吧。
     反倒是另一个议题时时出现在我的脑海——男人到底要婚姻干什么?需要一个事业的后盾?一个事毕后能不负责任迅速开溜的借口?还是仅仅只为了一碗热饭?人们开始的目的,大抵都是为了寻找幸福,即使前人已无数次的倒下乃至旁人无数次的劝说,只有自己亲身印证之后才猛然觉悟,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而初衷居然是那么廉价。婚姻会让爱蒸发到你察觉不到它的存在,有可能它已经融化到两个人的血液里,也许却是消化在肠道里排出了体外,再也许,根本从来就没有过。虽然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谁必然是谁的唯一,然而更为不幸的是,纵然曾经爱如潮水,也面临着化为乌有的极大可能,但是相比之下,从起点就没有爱的婚姻,才最为可悲——那些口称婚姻不需要爱的人,无非是失去了力气,习惯了逃避。
     于是我为了节省体力,把自己的爱像腌咸菜一样闷在罐子里,不到火候不拿出来,但也难保密封的时间太长,哪天“砰”的一声,爆了;又或者腌过了头,馊了。
 
     孟京辉临别时送观众一句话——“希望大家明天有美好的艳遇”,哈,希望如此~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