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古为今用

     前两天看到点儿东西,一直没顾上写,都是些古为今用的“例子”。
 
     先是看到在人脚底下刻字——http://blog.sina.com.cn/u/4a12e310010007ft
     大家都知道“岳母刺字”,不过人家是励志纹身;“金峰过手”,那意思更像是被洗脚房哪个姑娘撮过脚。
     我不否认这种艺术的行为意义(瞧艺术俩字我都没加引号),不过实在是没有什么创意。早在清康熙年间,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不仅是一代大侠,也是一位很有创新精神的行为艺术家。他在天地会兄弟脚底刻下的“清明”“反复”,不但代表了“天地会过手”“陈近南过手”,还将抵御外侮复国大业寓意其中,并且还具有接头暗号的实用功能。天地会兄弟的足迹踏到那里,就把“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精神烙在哪里,可谓用意深远、用心良苦。而陈先生的爱徒——青木堂香主韦小宝,更居创意的把“反复”改成“扫墓”,不仅在危急时刻化险为夷,同时还把中华传统美德发扬光大——“不孝则不立”嘛。
     扫台的时候又看了一出昆曲《邯郸记》(就是“黄粱梦”)的片断。
     卢生的官场斗争不在话下,单说他出将入相之后,皇上“分拨仙音院女乐二十四名”以备歌舞,说是女乐,实际就是让他包了。他倒“不敢虚君之赐,所谓却之不恭,受之惶愧”的照单全收了(真tm虚伪)!然后一人一间屋子,晚上每人门前挂一盏红灯,卢老爷要“临幸”哪屋,其余各屋的灯就熄灭——这……这不是《大红灯笼高高挂》么?!原来老谋子是从这儿抄来的?!——这么说未免太武断,权且还是认为,这是古今艺术家的巧合~
     这还不算,后面演卢生最后丧命于“采战”之术——啥是“采战”?疑为房事,一查,果然!不过,据说这种说法,是中国古代房中术中某些非正本清源的流派,这种比喻就是将房事视为一场战斗。不禁让我想到《玉蒲团——玉女心经》里,李丽珍和舒琪一场“生死攸关”的“采战”戏,当初只觉得是王晶扯淡,没想到有其出处。如果我敢以此论据在新浪blog里把王晶和汤显祖比作同一高度,八成就成文化名人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失语

     MSN丢包,说了上句没下句,你看得见我我看不见你……大家是间歇性的哑巴和聋子。
 
     也罢。语言,容易太多误会,尤其是最了解你的人将其曲解,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大概因为如此,才有“星星知我心”这句。
     佛祖拈花,迦叶笑悟,确是至高境界。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