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6

     关于《黄金甲》或褒或贬的声音不绝于耳,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so,我坐在了电影院。
 
     由于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没有被一对对白亮亮颤微微的发面馒头晃瞎了眼睛,只是在刚开场的时候联想起《罗马帝国艳情史》,咳咳,赶紧拉回思绪……
     话说回来,关于“黄金奶”已经被人说烂了,但实际一看胸开的也就比唐朝低了一点,也留出了充足的面部特写把观众的视线拉回到胸部以上,所以何必总揪着不放~
 
     片子里有一味药,连服数月,让人昏聩。类似的,国产大片连看了几年,让我也苛刻不起来了,懒得再去考据。
     看这些导演以前的片子,好比我们习惯听中国人说书,故事好听;而外国大片则像西洋马戏,应该由洋鬼子大洋马来演,热闹!突然有一天,中国人不说书了,看到他们穿着插着羽毛的比基尼驯兽钻火圈,但是非但学不来人家的架势,却又丢掉说书的身法神韵,所以看着总那么别扭。
 
     所幸砸进这么多银子之后,老谋子终于有了长进。这么要求他似乎过于迁就,其实是该宽容些看,我们不能拿马戏和他说书的顶峰时期对比,就如同不能在乔丹打棒球的时候拿篮球场的表现要求他一样。
     没有了可笑的台词,给演员刻画人物的空间,这些都是较之以前的进步;尤其是对华丽镜头的把握——这里做一纵向比较:
     开场周杰伦和周润发的打斗,龙甲相碰火花四溅的镜头,既暗藏了被罚戍边的冲突,又为之后的反叛埋下伏笔。而《埋伏》里滥用的花哨镜头则纯属矫柔造作。
     叛军被屠的一场,镜头运用连贯,角度也好,电脑制作也有进步,比之《英雄》的呆板场面成熟许多,可见老谋子在宏大场面把握上的进步(其实他去《大决战》剧组学习学习,也许就不用走这弯路了)。
 
     实际上,缺点也是一大筐,比如看上去像KTV的皇宫,血滴子的圆月弯刀和类似FBI的从天而降等等等等……这些别人都说过了,我想说说和《雷雨》的对比。
     因为剧本从《雷雨》脱胎,便不由得让人两相对照。《雷雨》没有宏大的场面,而是在狭小的空间,用盘根错节的枝蔓联系,以丰富鲜明的不同人物,最终让积攒的矛盾一下子剧烈爆发——就如同在密闭空间充满了瓦斯,在观众憋闷的不行时,轰然爆炸!
    《黄金甲》就差了许多。周萍对和继母的不伦没有了内心的矛盾悔恨,直接就到了厌弃,活像一个到处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管家鲁贵没有了狡黠油滑,只是个呆头呆脑的糊涂蛋;周朴圆和鲁侍萍那一段经典对手戏(在高中语文有节选,当时被我念烂),也被处理成了一杯白开水。不知道是老谋子为了要给宏大场面留足时间,因而无法让角色铺展开来,塑造的更加丰满;还是就因为剧本改造时牵强的先天缺陷,使老谋子只好用皇城攻防站的鲜血来刺激观众——总之角色平淡了许多,不像《雷雨》中每个人物都充满矛盾,思想斗争的痛苦烙印让观众揪心。
     珠玉在前,便看出《黄金甲》的肤浅。曹禺先生二十多岁写下的剧本,这些后生晚辈难望项背,让我再一次敬佩又叹息。
     唯一出乎我意料的,是最小的“成王子”。本以为老谋子把“周冲”彻底弱化,只是凑数,没想到形如鬼魅的几次出场后,结尾还想干件大事。可以说,这样的安排,把对权力争夺的刻画又推进了一步,让结局更添悲惨,但因为铺垫太少,给观众惊讶之后是纳闷而非恍悟的点头。
 
     饶是如此,和冯导的《夜宴》放在一起,我还是喜欢《黄金甲》,毕竟老谋子已经上了小学,冯小刚才从小班刚刚熟悉了幼儿园的规则;另外选题也有利于老谋子——外国人的故事搬过来没咱自己人的故事熟门熟路。
     大片竞相出炉,并不是坏事,一方面,我们还有坚守文艺片的年轻导演,另一方面,国家房价高涨内销迟滞,这样的大片也是拉动内需的一种方法(冷笑……)。
    
     最后要说一句,这片子要是在我小时候放,怎么也得标上“儿童不宜”,但还是别拽着这片子拿“分级”说事儿,中国电影还没到分级的火候。

Read Full Post »

文化奶妈

     很佩服国人归纳总结造字生词的能力,抽象出“文化奶妈”这个词。
    
     我以前和现在,都不太看《百家讲坛》,但原因是不同的。
     起初,《百》邀集各个领域的名家,演讲涵盖各门学科——这其中自然有我不感兴趣的,所以就根据节目表挑着看。
     后来,《百》改换面目,易中天、阎崇年等学者开始“纵论中国通史”,以通俗的形式让广大观众了解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一时备受推崇。只是,有些故事我并不感兴趣,有些故事又已经知道,所以没看过几集。
 
     突然有一天看到“文化奶妈”,矛头便指向这些学者。
     这种说法,有几个缘由,一是出于慨叹国人对“国故”了解的匮乏。自打倒孔家店以来,我国古代历史文化的被重视程度,日渐低衰——从“德先生”与“赛先生”的抢占地盘,到破除四旧,再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际上是以经济为全部)。从我的父辈、到我及更年轻一批的人,有几个有心思看经史子集的?我的父辈是不能看,比我年轻的沉迷于无病呻吟的小资,而和我一般大的为生活所迫无暇顾及。
     另一层,这些学者因宣讲国故而名声大噪,又因名声大噪而更加受人关注,再因受人关注而具有公信力,于是许多人便对他们的观点深信不疑,即便激起兴趣去读那些文学典故,也不太会对学者们夹杂的个人观点产生疑问。
 
     这样,无论这些学者吃了什么,怎么吃的,我们都只能喝到他们挤的奶。于是便被称为“文化奶妈”。
     在我看来,有奶妈总比没奶妈强。社会现状已然如此,面对传统历史文化贫乏的人群,有奶吃就是好事儿。就如襁褓中的婴儿,让他吃大米白面也吃不下去。有人抨击这些奶妈“误导大众”,诚然,这些学者在宣讲的时候,有不少猜想演绎的部分,也有一些论点让我觉得有问题,但是孔子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如果《百》不采用这样的“俗”手法,也不容易被大家所接受。毕竟是一家之言,有分歧甚至有谬误都可以接受,喊出来就比闷葫芦强,不同意的咱们展开学说上的争论,开争鸣之风,岂不更好?所以不要把《百》和超女相提并论。
 
     不过,于丹的节目我很不爱看,这跟我先入为主有关。一次她在某台做节目,一派显摆的样子,就如同于秋雨在歌手大赛时的点评,有时候非要东拉西扯的说一堆,显其知识阅历之丰富(我并不否定他的诸多精彩点评)。有知识有见解的人多了去了,没必要搞得那么强势。而她在《百》说得论语,我没看几眼,就觉得曲解原意——不是字面的意思解释错了,而是引申的时候引歪了。
     自宋儒以来,甚至自战国之后,对《论语》的解释就版本各异。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是我看过高度最高的论语论述(但我仍不完全赞同,存诸多疑问),于丹的《论语心得》不能与之相提并论,但至少是正面积极的;如果有别的文人站出来说你于丹说得不对,并且能举出例证广为人之并得到大家的认可,那是我很希望看到的。
     我挺想告诫于丹的是,说史好说,说错了充其量因为考证不足,而解释别人哲学还是要谨慎,因为是直接的思想结论。不过于丹认得我是哪根葱啊~
 
     总而言之,我对“文化奶妈”出现的背景感到无奈,对这帮奶妈的表现持批判的肯定态度。往深了看,奶妈治标不治本——要想深入体会悠远的历史文化,就要沉静众人浮躁的心情,提高大家日趋简单化的阅读理解能力,恢复崇尚良好道德的风气……如此种种,需要国家社会做许多事情,但在头头脑脑们没有意识到之前,我还是先顾自己“日三省之”罢了。
 
     另外多说一句,《百家讲坛》现在实际上已经沦为“一家之言”。别看有那么多人,但都是一帮文人在说学逗唱,以前其他学科领域的大师,只能在家看电视而不被请到台前来,令我十分遗憾。中央台的末位淘汰,把《百》逼成了今天这样——看得出,央视已经丢弃了社会责任感,只扮演“我党”喉舌和赚钱机器两种角色。又从另一个角度折射出今天国家社会惟利是图的浮躁心态。

Read Full Post »

 
     对李艾印象不错,也只是前一阵模特大赛看她做评委,虽然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但因为眼睛长,有另一种妩媚。
     看着她写的这篇直想笑,不是因为可笑,而是觉得挺真。
 
     袁咏仪那部电影是《金枝玉叶》,对“摸胸”那段的反应我居然和李艾是一样的(虽然鄙人当时也还小)。
     李艾的身材整体来看是不错的,不能以局部论;火爆谈不上,是匀称,相反的,火爆往往只引起亢奋,而非欣赏。
 
     我的审美和李艾略同,大胸显得笨重,不觉得健康,所以一直推崇沙朗斯通在《本能I》里的身材,觉得刚刚好,让人浮想联翩。
     《国画》里有句话,“不就是两坨肉嘛,一样的炭水化合物”;另有一句话流传,“管她现在是什么罩杯,年纪大了全掉肚脐上”。话是没错,但这总是男人逃不过的情结,也是与生具来的审美习惯,以及自然反应;不过,我们可以提醒自己,如果把眼光从胸部的聚焦拉回来一些,往往会发现女性身上更多的美丽。
     

Read Full Post »

《红猪》

     其实一开始对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猪没什么好印象,尤其是还爱戴个墨镜装酷——大概,还因为对富有魅力的女人垂青一只猪抱有嫉妒。
 
     前两天偶然看到动画频道里说《红猪》,不禁疑惑,自己选择猪形象的灵感,是不是最初发源于这里?
 
     《哈尔的移动城堡》是一副色彩明媚绚烂的画,《龙猫》是一桶清澈甘冽的水,《幽灵公主》是一首低沉婉转的歌,《天空之城》是一篇苍凉悠长的诗……《红猪》嘛,特点不是那么鲜明,但这是一只内敛真诚的猪,就和我一样~~

Read Full Post »

     男足又输了,我连“又”字都懒得说了。不过这回过程不太一样,龌龊的波斯人不是东西,虽然最后没能手刃,但小伙子们表现出的精神我很久没看到了。“虽败尤荣”是以前一些媒体或者足协粉饰太平最常用也是最被大家鄙夷的词汇,这次倒当之无愧,或者引用罗朝亮的说法——“死的光荣”!
 
     女足也输了,又有人指责教练。其实,刘爱玲时代的女足,又有什么整体?就整体打法看,颠峰时期的中国女足,也不如现在的德国女足好——只是因为她们的个人素质太出色了!所以别没事儿总拿教练说事儿(当然教练是该提高)。又有人说足协对女足投入不够,老女足当时又有啥投入啊?除了天赋之外,剩下的就是勤奋!先不看你们意识好不好,只看你拿球传球盯防的水平,就比前人差了一大节,所以女足联赛也不是根源(不是说没有关系)。对足球的热爱和坚实的付出,才是正道。马晓旭她妈抱怨小马的薪水少,这无可厚非,马拉多纳当年也是想通过踢球摆脱贫困,但是如果没有对足球的挚爱,能成为一代球王么?

Read Full Post »

     自打90年北京亚运会之后,就没怎么看过亚运会。跟其他撮尔小国相比,咋说咱也是亚洲老大吧?但若你一旦传统优势项目绊了蒜,就有人开始嚷嚷了——乒乓球男双没夺冠,羽毛球谢杏芳没晋级,大呼小叫的一帮人呈痛心疾首状——无非是想耸人听闻吸引眼球罢了。
     多一些悬念,力争去拼,竞技体育才会更好看。
 
     说到好看,有些镜头真是挺美。所谓的“九球天后”潘晓婷,我平时看着感觉也就一般,但在球台前倒是挺帅(我还是觉得这个字眼合适)。花样游泳姐妹花的双腿真漂亮,团体赛里姑娘们的“凤凰”动作编排的让人既赏心悦目又激情澎湃,让我忍不住在电视机前都为她们鼓掌喝彩~!
     勤奋的汗水,不仅给她们带来成绩,也为祖国赢得荣誉,给我们带来感动和享受,感谢她(他)们,那些拼搏的运动员(但是,顺带说一句,我还是觉得职业体育训练有违奥林匹克最初的精神)。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