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October, 2006

     苏菲被荒野女巫下了魔咒,变成了老太太,但当她激动地替哈尔辩解的时候,瞬间又恢复了年轻。
     我不明白这个魔咒为什么会在这时失效,问安舍,她说,是因为爱吧。
     嗯,当爱上一个人,也许是女人最美丽的时候——无论宫崎峻是否是这个意思,我权且这么理解吧。
     想起前几天在华通外面,看到一个广发的女孩,低头走着,却洋溢着笑容——幸福的笑容。那种感觉,仿佛卡通里,能看到她身上正往外飘出一颗一颗的红心。似乎她那时候正在想着某个人,又似乎相貌普通的她,比我平时看到的样子美丽了几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诗人

     旗手的作用就是牛!
     你骂我嚷,新诗或者有关新诗,又火了!
     流行一个论调——“诗人活着,诗歌已死”。
     诗歌都死了,诗人还叫诗人么?叫“收尸人”还差不多~

Read Full Post »

读《游终南山》

     读孟郊的《游终南山》:
     “……山中人自正,路险心亦平。长风驱松柏,声拂万壑清。即此悔读书,朝朝近浮名。”
 
     世外山中,无求自乐,人心清正,如尧舜之大同。花花世界,让人欲壑难填,追名逐利。
     但这又不是读书的错!
     读书,读国家兴亡、世道荣衰,知名利如浮云;读仁义礼至、温良恭俭,当心胸浩然。
     虽然白丁往往朴素单纯,但也不全然厚道;而读书人心思冗杂,又岂能归咎于圣贤?
     即悔读书,又为何还要重返浮华,终不脱俗世,假模假样的发两句感慨,境界也就一般。
 
     倒是“声拂万壑清”一句,让人觉得空谷回音,云荡胸中,豁然开阔。游山之乐,当在于此!

Read Full Post »

《夜宴》史考

     从全面的角度看,整体感觉还行。虽然剧情单调诡异,但电影语言的其他方面,多有可称道之处。此处不再赘述观感,只说说一些“历史疑问”。
 
     本来以为是架空历史,谁知开篇即言“五代十国之时”,这个时期在唐之后,宋之前。故事非要依托这么个时代背景,不禁又触动了我的“考据癖”,发现了下面这些值得商榷的细节:
     1、开头,宣诏告知皇上架崩后,出来一幅画,一只蝎子爬来爬去,还蜇了画中间类似皇帝的人一下,暗喻皇帝背毒死。但是这副画是宋朝的《大驾卤薄图》(我前一天才看过),在五代十国之后!不过这里仅用作比喻,也说得过去,只要别拿清朝的满族图示就行。
     2、在刺杀太子之时,羽林卫手里出现了“朴刀”——比《三国演义》中大刀短的长柄刀。此兵器也是在宋朝才出现,在《水浒》里非常常见。但也可以解释为,宋朝之前就已经有了朴刀,但年代动乱,未有记载而已,也说得过去。
     3、还是刺杀太子。所谓“五代十国”,是说北方五个军阀交替吞并,南方十国割据——其中有一国就叫“吴越”。从后面的“幽州”可知,葛优他们是“五代”其中之一,羽林卫浩浩荡荡开到“十国”之一的吴越,岂不是要挑起战争?当然谁要辩解“吴越小国,忍了”,我也没有异议。
     4、青女她爸殷太常,所谓“太常”一职,又叫“奉常”,秦代开始有此官职,主管宗庙祭祀,地位很高。但是,并不在“三公”之列,而是在“九卿”之中,并且从未掌有实权,一般在政治斗争中不会被作为关键力量。
     5、上面这些倒还罢了,我也就是稍动了动心思,并不影响我欣赏电影。但有一个问题让我很郁闷,就是葛优一开始戴的那个头盔。“甲胄”,甲是身上穿的,胄是头上戴的。甲还说得过去,但这头盔显然不是隋唐时期的样子,我们从隋唐武士俑可以看出,羽林卫的头盔,才真符合当时的时代特征。而葛优的头盔像什么呢?像日本头盔!而且是日本古代中下级军官及士兵的头盔(高级军官头盔上有很多装饰)!这是哪个白痴设计的,没看过小人书连环画么?中国历史上那么多种头盔随便选一个不行么!
 
     也许看电影不该这么抠细节,显得匠气,有时候我自己都这么觉得,但我仍然希望影视编剧导演能多一些严谨的作风。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