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ugust, 2006

千年一梦

      所谓宿命,是你总也逃脱不了,但又解释不清。
      虽然我是抱着品评的心态看这部《千年女优》,到最后,却不是那么轻松。战国、幕府、明治、二战……女优的真实生活和这些电影题材的交织穿插,让我一时之间分不清哪些是幻,哪些是真,倒是一次次为她的执着追寻而痛心。“我可能喜欢的,是不断追寻他的自己”,这个梦,寻了一生,或者更远,就像那个宿命所说,一千年……
 
      从沉浸中拔出来,意识到这是一部不错的片子,虽然这个故事如果拍成真人,表情会更丰富,人物会更加立体;但是动画片在插叙上得天独厚的优势,让这部片子的表现手法得以这样纵横交错,总给人意外。但这种电影语言让整个进程快速而紧张,就如同女主角那样不停奔跑似的,我没见到几个表达人物内心的长镜头;张弛有度,方显功力,最近看得日本动画片在这点上,还差些火候。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篮球PK足球

    篮球刚火了一把,媒体就出来挑事儿——“谁是中国第一运动?”。
    吃饱了撑的,争论这个名号,是能带来资金还是先进的运作和培养机制?!
 
    凭心而论,咱国家的篮球比足球“清纯”得多。
    “甲A”改“中超”那年,我已经不看这些罢赛赌球、泡吧斗殴的小丑们耍怪了,人家“意甲”“德甲”“西甲”都是“甲”,你倒还真是效颦哪管脸长包,踢得这么烂、俱乐部都亏损,还敢叫个“超”?!
         而篮球的小伙子们,打球还算认真,也没把人腿踢断,也没把人眼睛踹瞎,还出了个立足世界篮坛顶级之列的领军人物,这样的乖孩子怎么会不招人爱呢?
    不过,篮球虽然乖点儿,但和足球一样,经营状况都不咋地,机制都存在问题,要发展壮大,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前两天听一个足球迷说,“为啥篮球赢了一分,这么多人都欢呼;足球赢了一分(10胜新加坡),却招一顿痛骂呢?”。哈,这人可爱得有些可笑,想想射击动不动就打到3百多环呢,没准最后也只赢一环,有可比性么?
    关键是大家看到了进步。如果一个导演涮了我三回,我还去看他的电影——只可能我是他亲戚;而如果每部片子都有新意,我就会不由得期待下一部作品。所以,当国足还是一如既往磨磨唧唧娘娘腔的时候,我只好看看U19U17的比赛,有人说他们踢得糙,我不否认(那些老皮其实也细不到哪儿去),但说句大俗话,人家至少有拼搏的精神!同时也不乏想象力——就如同看实验电影。
    说真的,我挺佩服一直观看甲A(或者中超)比赛的球迷,能坚持看这么多遍《十面埋伏》。
 
    最后替乒乓球叫叫屈。乒乓现在名义上是“国球”,但关注度早已今非昔比,当年街头巷尾皆为乒乓的景象早就被后辈篮足所取代了。但是固有的“霸主”印象还根深蒂固,一旦乒乓输了,你就听那嗡嗡之声不绝于耳。乒乓现在面对世界的围攻,内部的支持又逐渐减少,生存不易啊(当然,我是说这个运动项目不易,不是说开着保时捷酒后驾车的那帮家伙)!
 

Read Full Post »

     由于对1代太过喜爱,所以续集迟迟未看。直到期待不是那么强烈,并且保证是好版,才坐下来慢慢欣赏。
     2的剧情远不如1来得有悬念,观众在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就能猜到结局,但依然让我看得很激动,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原声音乐。在不同的桥段,史诗般的、或柔情的、或百老汇的,不一而足且恰到好处,我一时言辞穷尽,只能说——太棒了! 
     还有一点,就是动物的眼神!尤其是猛犸,脸上肌肉不多,还被毛挡着,全凭一双眼睛说话。Pixar在拍《怪物公司》那年出品的短片,为什么能夺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靠的就是对鸟儿们不同眼神的逼真刻画,Blue Sky也毫不逊色。让我们记住这个工作室的名字,期待它下一步作品。 

Read Full Post »

8月15

      都过去几天了,才发现错过了这个日子,不免有些羞愧——当一群群人忙着过七夕时,我暗道“恐怕大家只知阴历七七,已不知七七事变为何物了”——然而自己却忘记了抗战胜利纪念日。
 
      小泉这个混蛋还在这一天参拜了靖国神社。关于参拜,日本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在我看来,支持的人是侵略之心名目昭彰,反对的日本人,只不过不想象二战那样当国家驱使的白痴——如果哪一天日本的旗号不再是什么“大东亚共荣”、“解救被奴役的支那”,而是换成赤裸裸的“杀他们的男人,抢他们的女人,夺他们的财宝”,你就看吧,无论现在反对或是支持参拜的日本人,一样会如同恶狼般淌着口水扑将过来!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国家一日不强,敌人就会愈加猖狂!

Read Full Post »

坝上随感

行进
去之前已经听闻道路的危险,没想到又碰上堵车,一辆辆重卡从山上缓缓驶下,与我们的车擦肩而过;而上行的车都是紧贴悬崖,向下雾气腾腾什么也看不见,向上抬头望去,夜里黑黢黢的山路上,车灯蜿蜒,蔚为壮观。

骑马
我的马年龄小,不爱跑,但他随大流,人家跑,它便撒开蹄子追。一时间,在山谷阡陌,纵横驰骋。不同于在马场里兜圈,也不同于在旷野上撒欢,我们奔至山谷,沿山涧上到坡顶,牵马穿过白桦林下到平原,如同马帮一般。在回村的路上可能是马儿们归心似箭,我的坐骑居然一直在第一梯队狂奔不止,拉都拉不住,真是够High!
but,问题是,由于第一次骑马,一开始我姿势不正确,屁股磨破了……


乌云密布的夜空,漆黑一团,月亮虽圆,却只露出一点,就像偷窥的眼,让我只能看到对面丘陵的轮廓。我正踯躅,突然间烟火盛放,让我得以将喧闹的众人扔在院子里自己独步于村前。这条长长的路,蜿蜒入山谷,走在棉被般松软的土上,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我恍惚在梦境,一转身发现不止我一个,还有最忠实的伙伴——我的影子。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