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ly, 2006

《琥珀》

      在支线的干扰中,主线变得凌乱(或者说它灵动也好)。虽然支线更时尚,但我宁愿让主线有更多的思考。不过既然人家没有充分的替我想透彻,我就不得不爬起来自己动脑子,才发现脑子虽未朽,却已经木了——难道是现代电视剧看多了?
 
      脑袋里面就仨字——“灵与肉”。情欲?性欲?谁先谁后?谁主谁次?谁真谁假?没有答案,也不需要答案。
      “骗取一个骗子的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道德的事了”,可见“爱情”,严格意义上的爱情,在现在是多么有如珍宝,然而,你就能保证你手中的那块珍宝,就不是一个璀璨夺目的……赝品么?
 
 
      没想到廖一梅看上去这么年轻文气,与剧本台词的锐利形成很大的反差。不过,这样的文人和作品越来越多,读他们的字,就像看篆刻,不论刻出来字耐不耐看,望见粉末飞溅,就有一种坚硬的质感;又如吃芥末,初次尝试涕泪齐下,时间长了便觉平常,不像清茶,不论你喝了多少次,都能品的出它的味道。

Read Full Post »

五色之都

      “东紫南绿西蓝北橙中灰色,意与奥运五色相对应”——好创意啊!我当年要是学环境规划,现在一定羞愧死,打死我都想不出这么酷的方案!
 
      只见中关村里,高楼是一色的蓝,人们着装是一色的蓝,蓝色的海洋充分体现了高科技的现代感,又给小孩子们说明“知识的海洋任遨游”。
      城中心都刷成了灰色,连落成不久的大剧院也灰了(当然也听说是质量问题),红墙绿瓦那是封建腐朽,只有灰色才贴近人民,而且还彰显了北京古朴凝重的文化气息。
      再到南城,呵,不得了了,绿化搞的真是好啊,人人身上都背着草皮……啊,不好意思,我近视,那是大伙穿着绿衣裳,而且还都带着绿帽子,真是让人叹服的城市风采啊!!

Read Full Post »

      先是二手房缴税。我真看不出这样能抑止房价,只能是有房的人把手里的房攒够5年再出手,于是近几年的二手房价格便会一路飙升,矛盾急速激化。
      没准过了几年便会好些,也许政府的高瞻远瞩咱看不出来。
 
      紧接着又看到KTV收版权费。谁收?版权局。我就很怀疑收来的这笔钱的去向,因为不是按歌曲收费,而是按KTV的营业额,这样就没法准确的将这笔钱补贴到拥有歌曲版权的发行公司,没准就不补贴了。
      就像我们公司的迟到罚款,罚来的钱,也没奖给全勤的人。
 
      明天又会收啥?

Read Full Post »

女足胜朝鲜

      不能说胜之不武,但也让人开心不起来,就如同赛后马良行的脸色。
 
      两个禁区内手球没有判,对方进一球被误判越位,这两位有争议的裁判,一个意大利人一个澳洲人,和中国不亲不疏,所以我纳闷中国队怎么这么好的运气,捡了个大便宜。
 
      终场哨响,女足姑娘们很高兴,毕竟5年不胜朝鲜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解脱——比赛终于结束了。我们可以看到,最后一段时间,我们女足的防守可以说是疲于奔命:
      1、体能不足,抽筋的抽筋,跑不动的跑不动,这是老问题,但也有方法避开,就是控球——谁能控球就能节省体力消耗对方,但现在的女足其技术和配合用江河日下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2、防守不到位,除了拖在最后盯人的几个后卫,其他人居然还区域防守?!难道是等着对方失误把球送到你脚下么?不围抢,让对方舒舒服服的把球送到禁区里,要不是浦玮她们拼死堵枪眼,后果是严重di。
 
      所以,马良行的执教水平,很让我怀疑。当然,这不是说马元安就比他强多少,当时他时间充裕环境宽松,有了成绩却不培养新人,给后人留下个烂摊子,令我十分鄙视。
 
      大家还是耐点儿心,慢慢来吧。

Read Full Post »

骗子

      不得不佩服“橡果国际”的无耻。
      “好记星”的广告,先是文清似乎煞有介事的主持一档新闻调查类节目,说目前学生们学习英语存在的压力和问题,接着就开始鼓吹“好记星”是多么受欢迎;然后镜头一转,又变成了对话采访类节目,对象是大山——这文清还大言不惭的说,“大山,我知道你一向是很严谨的,为什么连续三年做好记星的代言呢?”——明显的心理暗示!你文清虽然是在央视混不下去了,但由于之前的身份,许多人还会以为她仍是以电视工作者的身份来采访,“严谨”?严谨个P!这个托儿从“脑白金”托到“好记星”(吃“脑白金”用“好记星”倒真是绝配),你做广告我不反对,你也要讨生活,反正也没吃死人、也没用死人,可恶的是这种方式!
      更让人无法忍受的在后面,又播放了一段录像,内容是一个学生家庭贫苦,靠父亲弹棉花维持生活,现在他最大的愿望是要一个好记星,此事深深的触动了大山云云……你不用演我都知道后面你们要蒙些啥,连困苦亲情牌都打出来了,就差来个“身残志坚”的托儿了!
      实在看不下去,以前觉得自己公司骗,这一比就觉得差得远。所差无非两点,1、相比还算善良;2、骗术差得太远。我们到底算哪一种?

Read Full Post »

      天气很凉爽,大家都在上班,所以街上没什么人。我骑着车子晃晃悠悠,恍惚自己还在北戴河。
 
      从北戴河回来,看了马尔代夫的照片,顿觉天渊有别。自己就像没进过县城的土包子,到镇上转了一圈就乐呵的不行。不过,“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那白色的沙滩清澈的海水,就仿佛是一个梦。有谁能永远活在梦里呢?这美梦在未做时,是一种憧憬;在做了后,是最美的回忆。再说,这美梦也不便宜~
 
      其实北戴河最有感觉的,是放松的惬意,一直延续到回来后,便是一种对风景的超脱,这种情绪让我不禁想起《空城计》里诸葛亮的一句唱词——“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Read Full Post »

老张

      “操!这孙子!”
      一个减速,老张恨恨的骂了一句,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公交车别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乘客终于醒了。这哥们真没劲,上车就靠在后座上打盹。
      “瞧,人家牛啊,连灯都不打就挤过来,这帮开公交的都他妈是混蛋!”
      “嗯,是,这些人都是疯子”,说完这哥们又睡了。
      沉静了半日,老张终于又找到一个话题,“咳咳”,他微微清了清嗓子,“呵呵,我儿子的同行,让他一下”。这句没天没地没边没沿的话,听上去就像自言自语,再加上那两句干笑,连老张自己都觉得别扭。
      “嗯?什么?”,不过效果还好,乘客睁开朦胧的双眼茫然的问道。
      “我说啊”,老张提了提声调,“看那骑车的算是我儿子的同事,我就放他先过去”。
      乘客这才发现,汽车右侧有一个小伙,就像专业自行车手似的,穿着全套行头在骑行。但他没注意到老张故意减慢速度,为了让他看清这个车手。
      “同事?那您儿子是练自行车的?”
      “是啊,刚选进北京队!”
      “现在国内最有名的,算是环青海湖自行车赛吧?”
      看来这小子还懂点儿,“对,他们队有人去了,他还小,刚入队,以后还有机会”。
      终于又有机会夸夸儿子,老张捋了捋刚焗过的头发,这是他最乐意谈起的话题。
      “这小子现在浑身腱子肉,耐力那叫个强,他一同学,身体太壮,但耐力就不如我儿子了”。
      “是,那是冲刺型的,不是耐力赛的料”。
      “前两天训练的时候不注意受伤了,还好不重,我就说:小子,叫你不注意吧!”
      “小孩子一撒了欢就容易玩疯”,乘客也知道老张那不是责备。
      于是,司机和乘客,倒像是说对口相声的,你逗我捧,非常默契的到了目的地。
      “35块钱……没零钱啊……差5毛……差5毛就差5毛吧,咱们聊的这么高兴”,老张此时的脸还因为兴奋而微红,所以非常的豪爽,这5毛钱便不要了。
      送走这个乘客,老张下了车,伸个懒腰舒舒筋骨,突然“嗖”的一声,一个影子从他身边掠过,差点儿撞着他,着实吓了老张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所谓的“他儿子的同事”,风一般的远远冲去了。
      “操!这孙子!”老张怔了一会儿,吐出这么一句,然后开始心疼那5毛钱……
 
     (本文根据7-15号乘车经历改编,随便写写,别无他意,姓名结尾均属杜撰,情节如有雷同……说明你也碰上了这个司机~)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