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May, 2006

小罗遭袭

      “26日巴西队训练课上,场边一位波霸女球迷(各网站特别指出)凭借出人意料的敏捷性,迅速越过并不严密的保安,步伐相当迅捷,加上目标明确,所以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小罗立刻就被死死抱住。见多了这种场面的小罗开始还面带微笑,不过可能是他实在无法承受这位球迷的热情和重量,两人居然倒了下去,而这位球迷仍然不肯松手!”
      更逗的是,“队友们见此情景,大笑不已,更有甚者开始恶作剧,将垫子扔到他俩身上盖着。在垫子的“掩护”下,女球迷得以在保安和教练上来之前,幸运地“揩油”成功”。
 
 
      看了网上新闻,又专门等着看了电视新闻报道,把我逗坏了~~
      小罗现在是万人迷,这样一个龅牙,凭什么征服了亿万球迷的心?
      我觉得就简单一个词——单纯!
      单纯的对足球充满渴望,单纯的享受足球带来的乐趣,单纯的不在乎名利场的纷纷扰扰;因单纯而执着,因执着而奋斗——别说他只是因为那难得一遇的天赋!
      当大家看到他精湛球技之外那单纯的笑容和眼神时,美丑早就不重要了……
 
      想起百事可乐的广告和十点msn名字的“想给小罗梳辫子”,就不由得想笑~

Read Full Post »

关于韩老师语录

      最近总是在不喜欢看的节目里看出彩儿来。
      《三味聊斋》——黄建翔、刘建宏、白岩松仨白痴贫嘴的节目,突然于前天出现了韩老师(似乎是小黄有事)。韩老师在,自然会说到“韩乔生语录”,我才知道“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已经发展到“迅雷不及掩耳盗铃 ~ 铃儿响叮当 ~ 当仁不让 ~ 让世界充满爱”——哈哈哈,都这么长了,一看便知是杜撰的,但要真从转播球赛的韩乔生嘴里说出来,那该是多么逗乐开心的事儿啊!
      韩乔生语录肯定有很多话不是他说的,但他认了,于是久而久之,我也不再觉得他是白痴,倒觉得有他转播的节目挺搞笑——这说明大家对他的要求变了,不要求他语言准确,倒期待着有点儿笑料出来。反正我现在看韩乔生比看黄建翔顺眼的多,一看见黄,就想起他和张路俩人转播意甲的时候,时不时淫荡的笑声……

Read Full Post »

      本来我是一点儿都不想看《沙家浜》的,因为片花里的那段比之样板戏差的远!但昨天调台的时候还是看了两眼,便看见了程潜。
      这厮演的是日本鬼子的头头,结果一张口就把我笑翻了——他不是演小日本么,但又得说汉语,但他说得可跟以前《地道战》那种音调的不一样,是与时俱进了的!咋个与时俱进呢?——跟《无极》里“光明大将军”的口音那是一样一样的~~!
      程潜在《无极》里惨死,却学会了“光明”的纯正的“鬼子汉语”发音,其好学精神,实在是令人钦佩啊!大家不妨晚上回去看看《沙家浜》,那感觉……太逗了~~~我只觉语言匮乏,口不能述哇
 
 
      偶然又看了《沙家浜》最后一集。阿庆嫂挥舞手帕召唤游击队的感觉,咋那像偷摸着和情人幽会~芦苇荡和小船让我一下子就想到《香魂女》。阿庆嫂看到游击队出发的妩媚笑容、眼中无限期待,都让我觉得她等待的不是胜利,而是——浪漫……
 
 
      没想到最后还看到了叶璇,被人一棒子打死(或者是打晕吧),感觉就是个“匪兵乙”,人家都为革命事业献身了——啥也不说了,敬佩一下吧~

Read Full Post »

      最近,陈凯歌又被人们不断提起,甭管好事儿坏事儿,一部电影快半年了还被人拿来说事儿,这帮人也确实可以。
 
      前一阵看了《黄昏的清兵卫》,说实话,若不是因为之前知道真田广之是凭这部片子成为日本影帝的,便不会对《无极》报多高的期望。
 
      素知该片恬淡自然,一看果然。真田广之饰演一个鳏夫武士,贫困潦倒,其实深藏不露。他的表演流畅到位,尤其是在决斗前向宫泽理慧求婚的时候——“能娶你作为妻子,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如果……如果这次我能凯旋,我就娶你为妻!”——比之《无极》里日本鬼子见“花姑娘”似的表情语气,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我感叹,拍成这样,不是演员的错啊……

Read Full Post »

      一  颂屁
 
      一士死见冥王,自称饱学,博古通今。王偶撒一屁,士即进词云:“付惟大王高耸金臀,洪宣宝屁,依稀乎丝竹之声,仿佛乎麝兰之气。臣立下风,不胜馨香之味。”王喜,命赐宴,准与阳寿一纪。士过十二年,复诣阴司,谓门上曰:“烦到大王处通禀,说十二年前做放屁文章的秀才又来了。”
      
      ——颂屁的文章我是做不来,不过还是要提醒自己少做些丑屁文章。
 
 
 
      二  二夫
 
      丈夫欲娶妾,妻曰:“一夫配一妇耳,娶妾见于何典?”夫曰:“孟子云:‘齐人有一妻一妾。’又曰:‘妾妇之道。’妾自古有之矣。”妻曰:“若这等说,我亦当再招一夫。”夫曰:“何故?”妻曰:“岂不闻《大学》上云:‘河南程氏两夫’。《孟子》中亦有‘大丈夫’‘小丈夫’。”
 
      ——因未读过《大学》《孟子》,乍看之下只是猜测此女断章取义,一查果然。“河南程氏两夫”指的是姓程的两位夫子,“大小丈夫”乃是形容气魄。但她一本正经的引经据典,定让他丈夫哭笑不得!想象当时情景,才觉好笑。

Read Full Post »

废都和白鹿原

      在书市里,居然遍寻不着《秦腔》。
      本来想5.1把《秦腔》看完,却怎么也找不到了。罢了,等过完节从网上买一本好了。
 
      我看书不多,看贾平凹的作品就更少,除了课文里收录的《小桃树》,便是《废都》了。
      说实话,《废都》里当时最吸引我眼球的,还是那些“ 此处作者删去五百字”的地方,毕竟当时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这样做甚妙,既可以不被称为黄书被扫黄办盯着不放,又给读者套用黄色小说或毛片的情节提供了一个FrameWork而任其想象(前几日看到鲁迅对“”和“XXX”在当时的批判,联想到一起甚是有趣)。
      然而,过了这许多年,我仍然纳闷其中某些地方贾平凹注明删去几千字(具体几千我是记不得了),这几千字哪有那么多可写(难道满篇尽是"嘿咻"二字?)?或者压根就是虚张声势,因为在我眼里,中国能将情节如此拖沓的,也只能是张纪中先生一人——管他是什么情节。
     《废都》所描写的颓废无赖的文人圈子,使我经过我们家旁边的作协大院的时候,经常会想,这里面就住着这样一帮看着文质儒雅,实则乌七八糟的家伙么?后来读史稍微多了些(野史居多),便觉不以为然。
      虽然后来感觉书里刻画的西安的三教九流比较有质感,但同我的生活体验,毕竟还有相当的距离,尽管我能感觉到真实的笔触,不过,就如同被刺眼的灯光所照,而不是和煦的阳光,感觉这本小说的撰写,和里面所描写的内容一样浮躁。
 
      那时还看了《白鹿原》,《废都》是翻的,《白鹿原》可以说是看的。少年之时,也许是远离农村,对乡土文学,倒颇为青睐。其实《白鹿原》不算是单纯农村题材的文学,而是换了一种以前很少有人运用的视角,让我对解放前的黄土高原,有了更贴近生活的认识。相比之下,《白》里的人物,可能还是让人觉得有些糙(大概是因为小说的结构布局问题,或者是描写手法,我也说不清楚),不比《废》里个性鲜明,不过我更欣赏其带来的全景式的感觉。
      《白》里对性的描写,可以说很有意思,开篇就是让我一惊,当然现在我是不会惊了。饮食男女嘛,避而不谈便不真实,至少体现不出西北的野性。相比而言,《白》比较含蓄而有情调,而且作为情节的推动,也写的很自然,甚至是必要的环节。所以,从阅读感觉上,也更让我觉得舒服。
      不过《秦腔》感觉就不同了。之前我读了一小半,感觉非常有生活,而且结构严谨,笔触张弛有度,将很沉重的“三农”问题,用切切实实的故事,跟扯面似的一下一下的揪出来扯到锅里,算是体现出贾平凹的功力。等我读完之后,再看看有没有可说的吧。

Read Full Post »

      这是第几次看《阿甘》了?
     
      这样简单执着的奔跑,这样简单执着的爱一个人,我能不能做的到?自诩聪明的人,往往会因为这样那样看似十分充分的理由,反倒给自己的生命里增添无数的遗憾和惆怅。
 
      那片在空中飘来飘去的羽毛有什么隐喻?管他呢!以前我还想有人告诉我答案,现在,我只觉得,若有人将自己的命运比之,又有谁能这么纯洁和坚强?坚强的羽毛?——是的!
 
      “Forrest,you don’t konw what love is”
      “……”
      “I’m not a smart man, but I know what love is…”
 
      别的我不想多说了,翻影评就够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