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6

哪吒闹海

      先占个坑,鞭策自己把《哪吒脑海》赏析写出来,拖了很久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在曾侯乙墓的中室,也就在巨型编钟旁边,安放着一件青铜器。当大墓中的泥水被抽干后,人们看到它静静的在那里沐浴着夏日的阳光。可能是因为巨大的编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件青铜器在片刻间显得有些孤独。而当考古队员将它独自取出,凝神望去的时候,地平线上的喧嚣,突然中止了……”
      这是件什么东西呢?它的名字叫“尊盘”。
 
      “尊盘全器造型奇特,工艺精湛,为古代青铜器中罕见。盘的口沿和尊的圈足的镂空花纹,镂空附饰更是异常精巧,全靠铜梗支持,而铜梗又分多层,依次联结,构成一整体,显得玲珑剔透,艺术效果极佳……”
      这纤细繁复的立体镂空的器具,是在公元前500年甚至更早的时候,由工匠们铸造出来的——注意,是铸造!虽然依稀记得以前看到过这件器物,但再看到介绍它的画面,还是让我叹服不已!
 
      小时候想将来上大学一定不念历史系,太没劲了。等大了,对古时了解的越多,对祖先的景仰也就日盛。虽然会有人不屑的认为这些手工充其量是“奇技淫巧”,但“华夏文明源远流长”——这句话经常在嘴边溜出,却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巫医乐师百工之徒,才是文明基石的铸造者。
 
      老祖先的天文历法、音律诗画,渐趋没落。其实,意识形态的传承,看似轻灵,但经历了多少朝代更迭、生死存亡和思想碰撞,实际比这些钟鼎文明还要厚重!孔老夫子,感慨于当时的礼崩乐坏,但那时却也诸子百家;而今没有几家鸣放,唯见一人吟和,却已然礼崩乐坏了……

Read Full Post »

早谢春红

      好好的桃花偏偏要挪个地儿?!
      没想到好端端的一街桃花被挪了窝,虽然挪的地方不远,但感觉可大不相同!
 
      挖开砖,把根部的土困抱好,挪出去,移植到不远处的大树地下——工人就这么一株一株的挪着。我问工人,“这桃花挪过去,原来的坑用什么填啊?”,他们都说不知道。后来我拍照的时候,有个工头模样的人问我“干嘛呢?”,我说“拍着玩”,后来他告诉我,为了保持和马路对面的对称,这些桃树要换成国槐,而桃树插在前面大树之间就是了。
 
      Shit!这是哪个混蛋出的主意?!这帮城市规划的,只懂对称美,就不懂非对称美么?这些桃花,和粗笨的大树间种在一起,你开花时大树还是秃的,大树绿了桃花早已不在;现在他们挤在一起,就如同一群粗笨黝黑的老婆娘,中间站了些穿着粉色团花夹袄的小媳妇,非但不能相得益彰,倒显得小媳妇个个受气!
      即便你没法整些个白羊肚手巾的俊俏后生来,保持本来面貌也不错呀!前几日这人行横道一路望去,阳光下春色盎然,行人还常常驻足欣赏流连;现在倒好,远远躲在阴暗的树荫下,真成了可远观不可“亵玩”了。
 
      春红,早早谢去,虽然花仍在开,光彩却已不在……

Read Full Post »

      这部片子拷在我机器上很长时间了,一直没顾上看。今天晚饭后,准备在干活之前随便找点儿东西看看,点开一看,就被吸引了。
 
      1944年末,日军在太平洋和东南亚战场崩溃,战争部下达对待战俘的政策——“不能让任何一个人逃跑,把他们全部消灭掉,并且不留痕迹!”。于是,菲律宾的日军,把已经在战俘营里饱受虐待的美军战俘,赶到防空工事里,用汽油桶堵住出口,将战俘活活烧死,冲出来的用机枪扫射!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军第六突击队接受了营救Cabanatuan集中营美军战俘的任务。最后,突击队以约50人的兵力,冲进战俘营,以牺牲两名突击队员的代价,歼灭日军约200人,救出全部511名战俘(一人在获救后逝世)。菲律宾游击队21人阵亡,但成功的阻击了增援日军,保证了任务的胜利完成!
 
      可能电影中有运用夸张的手法,但确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上面的数字也已经载入美军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史册。
      但,活生生的生命,并不只是简单的数字!日军对战俘的虐待,对地下抵抗组织的残酷杀戮,是我第一次在美国的电影里看到较为真实和直接的日军暴行!看这部片子,电影的感觉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营救出战俘和干掉日本鬼子!
 
      指挥这次营救行动的Robert Prince上尉非常年轻,但缜密的计划,细致的部署,灵活的处变能力和沉着的指挥,实在令人钦佩!战场,是每一个男人证明自己的地方!
      但是战场,又是亲人们牵肠挂肚的地方。看到战俘被运送回国,与家人拥抱,不免内心翻涌~想起以前看到的一张经典照片——一个刚下飞机的士兵——这个只剩一条腿的军人,扔掉拐杖,和爱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tmd狗屎战争!!
      片中的女主角,最后看到的,只是爱人冰冷的尸体,和深情的诀别信……
      “我们的历史上从没有过像这样的一大群人,经受了那么多苦难却毫无怨言。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国家已经放弃了他们,让他们在异乡等死。有人说这次任务对整个战争而言并无多大意义,但是对我而言,把他们救出来却至关重要。没错,他们被落下了,但是他们没有被遗忘”——Robert Prince

Read Full Post »

      “……”
      “世界上最大的军火供应商仍然是”
      “美、俄、法、中、英”
      “这五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多么讽刺……

Read Full Post »

实验电影

      总是赶上电影的后半部分,之前看《王先生》也没看开头。
 
      这是我记忆中,第一部恶搞别的影片的国内电影。
      影片改编自叶浅予先生的漫画系列(似乎原名是《老王和小陈》),我也只是在高中的时候,看过几幅相关的漫画——但其中的两个人物形象很不错,所以就记住了。
      影片和原著,除了人物造型上之外,似乎没太大的联系。触动我的,倒是影片的恶搞和多变的表现手法。
 
      先说表现手法。有多镜头画面拼在同一格表示同时发生的多个场景,有舞台剧场景营造人生如戏感慨万千的气氛,有用类似百老汇歌舞进行插叙的手法,有不连续镜头体现人们焦躁心理……各种电影手法不一而足——让我怀疑是一部学院派实验影片。
 
      再说恶搞。老谋子的《红高梁》《大红灯笼高高挂》被用来做笑料铺垫——这个很多人能看出来;有一些老电影的台词被套用——我已经记不起在哪儿听过了,恐怕我爸妈才知道;最夸张的恶搞,出现在结尾,恶搞的对象是——《战舰波江金号》——这部蒙太奇经典教科书般的影片——被恶搞的部分,也正是其中经典教科书般的桥段。
      一边儿整齐列队的海军(换成了日本鬼子)端着枪从台阶上往下走,一边儿是人群在乱跑;有打碎的眼镜片和惨叫;最绝的是,《战》里面蹒跚滚下的欧式婴儿车,换成了上海的竹制婴儿车!差点没把我笑死~
 
      作为茶余饭后赏玩的小品,还是不错的;不过会有很多人看不懂,就像“老王”自己冲着屏幕说得“不懂了吧?其实,我也不懂~”
 
 
      顺带说一句,这片子其实拍的挺早,《亮剑》里的赵刚,在那时还很年轻。

Read Full Post »

黑夜彩虹

      在《谈判专家》之后,我似乎再没这么完整地看过港剧。
      布景是简陋的,剧情是传统的,桥段是老土的。尤其是发展到后半部分,好几次我都换台了。但我还是等着看到最后的欢喜大结局——看来真的是老了。
      不过,电视剧不像电影,如果拖了观众十几天甚至更久,结局却不给大家安慰,产生的失落感,恐怕将多于品味悲剧的耐心。
      我主要喜欢的,是片中男女主人公简单的爱情,和整部片子励志的气息。
      《路直路弯》,是该片主题曲,歌词简单,没什么文采,但很积极,让人觉得年轻。虽然我不大喜欢苏永康,不过这首歌音色疏缓坚定,倒“挺舒服的”。
 
 
从未滴下汗水 怎么可以和谁人竞赛
并不奢望天使会慷慨
眼未曾睁开 又那会看见色彩
尚未耕耘 凭甚么等喝采
 
无法子善待自己 怎么可以和情人热爱
学懂珍重 分开也可爱
跌下来亦精彩 让我创奇迹意外
自命天才 跌一交懒感慨
 
* 没有天黑黑 没有星闪闪
就算晦暗都璀璨
有一天休克 学爱惜呼吸
谁又会运气不减
当一天终止 就有新开始
愉快难过转眼间
跌入无底深潭 人生急转弯
努力难停站 狂澜能够力挽 *
 
前面路直路弯 敢跨出去为时仍未晚
在这黑夜 星宿更抢眼
有面前高山 自有勇气去高攀
越是艰难 才越不肯折返
 
谁也知尚未入黑 灯色多美仍然难耀眼
逆境底下 一生更璀璨
再困难 亦要行 面对错折不放慢
巨浪翻腾 上刀山我都惯
 
Repeat *
 
努力难停站 狂澜能够力挽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