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March, 2006

女人四十

      平凡人家的生活百态,有融融乐趣,有点点泪水。
      慈善的婆婆故去,臭脾气的公公老年痴呆,怀念逝者,照看生者——孝敬在一举一动。老夫老妻相伴半生,虽然没有过上小康的生活,却共同肩负家庭的担子,相互鼓励扶持,也有自己的浪漫——体贴关爱在一点一滴。
      阳光,不会因为你家的天台小,就不眷顾;春风,不会因为你家弄堂窄,就不光临。困难一个一个来,一个一个的捱;日子一天一天的走,一天一天的过。生命的可贵,不完全在于你自己如何珍惜,也在于爱你的人多么看重。爱情的伟大,不完全在于其烟花般美丽,也在于这份真情所书写的人生路。而幸福,在于,你如何去体会。
      就像片中开头和结尾的粤剧戏词:休涕泪,莫愁烦,人生如朝露……
 
 
      萧芳芳,因饰演《方世玉》系列的方世玉之母而为大家所熟悉,因《虎度门》一片而令我重新认识。
      罗家英,不用多说,前辈。
      乔宏,可能大家不熟悉,《97家有喜事》的老爸。
      一个细腻的许鞍华,带着这三位老戏骨,把一本破烂的生老病死流水帐,演绎的朴实里透着煽情,平淡却散发着隽永。就像一杯茶,挺粗,水不是甘冽的水,茶不是高贵的茶,但喝着有味儿,是让我疏缓踏实的味道,能打湿我的眼眶,能温暖我的心房。在我的齿颊留下淡淡的惆怅……
     
 
      另外,颇有看头的是——夏萍,《九品芝麻官》里周星星的老妈。刘洵,《九品芝麻官》里的“死太监”。这些金牌配角的出现,让人时不时的眼前一亮。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狸御殿

      硬着头皮看完《狸御殿》,感觉就一个字——“看不懂”!你这是一个字吗?那就——晕!
 
      看之前,自忖是对日本文化有一定了解的,即便手法夸张些,也还是能接受吧。结果太意识流了,黑泽明的《梦》跟这一比,简直就是古典主意。
      这是一部歌舞片。以前看过一点儿歌舞伎的表演,所以对日本人的形体表演还算熟悉。但是片中居然还有Hip-Pop和踢踏舞!再加上他们民族自己的怪异群舞,显得颇为荒诞。
      场景是唯美的,虽然室内的场景居多,但是布置的挺精巧;有些抽象的剧情表达也挺有创意的,但挺简单的一个故事咋让我看的莫名其妙呢?台词、镜头转换、甚至人物表情,很多时候都让我不可理解——是我太愚顿了?还是小日本太诡异了?
 
      片中的大反派名叫安土桃山!一看这个名字,我就想起日本战国。日本战国可比中国的战国时期差了近2千年。16世纪在日本中部的大名织田信长,废了大将军足利义昭(据我推断是《一休》里足利义满的祖辈),从而结束了足利幕府统治,然后修建了当时最雄威的城堡——安土城,开创了安土桃山时代。我觉得这个人物是有所指的,因为片中还出现了洋鬼子和十字架,正是织田信长,在当时屠杀一向宗佛教徒焚烧寺庙,但允许西方传教士传教,从而引进西方火枪发展军备。而且,片中的一副画上还曾醒目的出现“1582”这个年份字样,这明明就是“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被逼自杀的那一年嘛!种种迹象都诱使我把剧情和织田信长联系起来,可是却怎么都联系不到一起,还不如不了解日本战国的好,瞎看得了。
 
      女主角是章子怡,可能不少人都知道这事儿。章一会儿说中文,一会儿说日文,我挺奇怪的。片子快结束,才听她唱自己是唐朝来的——哦,怪不得可以讲中文唱中文,搞了半天,是唐朝的狐狸游到日本来了?!唐朝是公元6、7百年,你日本战国是公元1千6、7百年,这狐狸游了1千年才游到日本,千年等一回,不容易呀!
      章子怡不愧是练过舞蹈的,形体语言还是不错滴,其实表演上没啥可发挥的地方,日本舞跳得有模有样,歌唱得没跑调,我也就不难为你了。大概是导演专门挑的恐龙配角,反衬大唐来的狐狸是多么的漂亮,这种衬托手法,让我对片中其她女演员不忍多看……
 
      日本人是不是对“狸”有民族性的情感?宫崎峻的《平成狸合站》,黑泽明《梦》的第一个梦“狐狸嫁女”……这些“狸”像狐狸又像浣熊,让我分不清什么东西。
      小日本确实难以理解,不服不行,人家能把类似《聊斋》里的一个小故事拍成一部电影还把人看的晕乎乎,铃木清顺老了老了,咋拍出这“艺术”的一部片子来?!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