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从前,有个卖馒头的,一日,宣称要蒸出全天下最美味的馒头来!说是用最好的面粉、请最好的师傅、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终于要出炉了……
    
      在漫长的等待后,在万众的瞩目下,呵!这屉馒头还真是光鲜!!雪白的表面让人不忍触碰,一圈圈的花纹凝重古朴,尤其是那最上面的一个红点,更是富有中国传统色彩!!!不由得人击节叫好!
      大家那叫个迫不及待呀,那叫个蜂拥而至呀,场面是“相~当”的壮观,都抢着买呀 ◎#&¥!%……!但是,但——是!大家一吃,都“呸呸呸”的吐了——太难吃了,咋蒸的这是?看着好看咋这难以吓咽呢!不吃了不吃了,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
 
      可是,我觉得吧,这么漂亮的馒头扔了太可惜,我觉得还是可以废物利用的。凭着我敏锐的头脑和灵巧的双手,采日月之精华,集天地之灵气,用时兴的配料,调制出一锅八宝馒头粥。左邻右舍喝了都赞不绝口,结果一传十十传百,让那卖馒头的给知道了!
      这下惨了,人家要告我偷盗!我只是把垃圾拣了回来让它们重新焕发了光辉,而且我给大家喝是free的呀!但是人家卖馒头的仗着在地面上有头有脸,口气可硬了!他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最会四邻八舍的唧唧歪歪传播谣言。最近烦的我是神经衰弱、失眠恶梦的。
      唉~大家说,我该咋办呀???
 
 
注解:
       有感于近日沸沸扬扬的馒头事件,忍不住写了个小故事,含蓄的发表了一下个人看法,逗个乐吧。什么?你说不好笑?那就对了,我写的就是悲剧。要看喜剧,请搜索《吉祥三宝馒头版》。
 
名词解释:
最美味——实际上是最没味
雪白的表面——张白痴粉厚二尺的脸
一圈圈的花纹——圆环套圆环娱乐城
红点——满神肚兜
时兴的配料——法制节目、插播广告……
八宝馒头粥——这还需要我解释?自己好好想想!

Read Full Post »

时光倒流七十年

      一个名叫理查的年轻剧作家在一次演出后的答谢宴会上,意外遇上了一位他从未谋面的、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塞给他一只精美的古董金表,说了一句让他极为莫名其妙的话:“回到我身边来!” (Come back to me)——说实话,当时看碟到这儿吓了我一跳~

  某日他造访一家和老妇人旅馆时,看到女演员艾丝的照片,她其实就是老妇人,曾在1912年时待遇这家旅馆。李察被这张照片深深吸引,无法自拔。于是他选择了时光倒流七十年,和艾丝风华绝代的青春相遇,坠入爱河……

 
      其实这是一个悲剧,但又是一部浪漫的成人童话。当男主角永远的失去了爱人后,选择了静静的死亡,最后一个镜头,他们,在天国携手……
 
      所以,之后看了《奈何桥上等三年》的故事,觉得远不如《时光倒流七十年》的浪漫和执着(那个才子过了3年才死,这个男主角立马绝食离别人世,你比的了么?),当然,简朴的文字(那个故事的文字由于太浓缩,缺乏表现力)和这温柔的光影(这部片子的光线真是柔和而浪漫)相比,自然的相形见绌。
 
      影片的主题曲最终和本片一样成为了经典,它的完整题名为《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是一支温柔多情、缠绵悱恻的钢琴协奏曲。此曲是俄罗斯作曲家拉赫马尼诺夫于1934年完成的一首钢琴与管弦乐作品,根据意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第24首小提琴随想曲的主题而作,编号43。这首乐曲成了影片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是一部我非常钟爱的片子,英文名是《Somewhere in Time》。不知是大学的哪一年,看完就被深深的感染;而且,最欣赏片中的主题交响乐。 今天突然来了兴致,下载了原声。那首源自《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的主题曲,之前每每偶然间听到,都似在我心头轻轻的抚摸。今日收藏,蔽帚自珍……
 
 

Read Full Post »

亲切的金子

     好像韩国的影片有这么一种流派,越来越爱用繁复的电影语言。
    《亲切的金子》就是这么一部片子,铺陈的实在缓慢,如果口述这个故事,5分钟以内就搞定了。只是在金子报复的最终手段上,稍稍出人意料,有点《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感觉。
      是电影技巧的运用,让我觉得还是个不错的片子。
      整个片子分为3大主线,一是金子为何进了监狱,二是金子在监狱如何被人称为“亲切的金子”,三是如何复仇。
      这三条主线,在片子的大部分时间里,相互穿插,不断回闪——每一条主线演绎都不够细致,但良好的剪辑效果,让观众基本保持着新鲜感。
      影片的色调较重,有质感。金子在监狱时的镜头色彩柔和,暗喻金子的亲切之处;出狱后色彩凝重,拍摄角度有时也很硬,素煞之气和金子冷酷的表情以及寒冷的天气,融为一体。
 
      最后我还是带有疑惑的——金子一直都深深沉浸在对年轻所犯错误的愧疚与懊悔中,这中情愫在影片末尾达到了极致。观众都知道,主谋是另一个混蛋,金子只不过是被利用。通常,如果我在别人唆使下犯了错,而且我又是那么憎恨这个主谋,大抵我会将自身多半的罪恶感推倒主谋身上,当我复仇结束,便如释重负一身轻松了。但金子却不是,影片是想说明“我本善良”么?入狱前是不懂事的无知少女,是什么让她能如此负疚?不是那愚蠢的神父,应该是她的女儿吧,我这样猜测……

Read Full Post »